倘若,以前的我只是懞懂無知的一個孩子。
那麼,現在的我如果變得更加成熟的話.....
而你是不是、還願意為了我而停留。
對你而言,
或許我們是一條永遠都不會交錯的平行線。
但為了你,我可以打破這一條定律。
喜歡上了不該喜歡上的人-----
無法自拔的喜歡著你..
「老師...」
「我說啊,まふ同學你已經趴在這裡多久了啊」
收拾著手上的講義,好不容易結束了今天的課程
但現在,卻每天每天都會有隻白毛固定跑來。
不厭其煩的等著自己整理完工作後,
在開開心心的站了起來,
拿了書包轉頭就笑著說再見然後離開。
不太懂啊?這人到底是想表達什麼?
「啊,整理好了是嗎?那老、」
「你給我等一下。」
そらる一伸手,就一手的把まふ的領子給抓住
把那隻打算按照慣例跑走的人給抓了回來。
「做、做什麼,そらるさん你想幹嘛?!」
「還問我想幹嘛,你何不問問你自己」
そらる順手往まふ的臉頰,就這樣的捏了下去
軟棉棉的,手感還挺不賴的。
「好痛啊!そらるさん你幹嘛啦!!!」
「我說過要叫我老師的吧,ま.ふ.同.學。」
「可是現在又沒有別人,
再說了、そらるさん就是そらるさん!!!!」
まふ一邊捧著自己上一秒被捏過的臉,
一邊正視眼前的人抱怨著。
放學時間,校園內的師生一個個離開校內
不外乎的,只剩下些許的教師在整理隔天要上課的資料。以及留校住宿的學生。
天色也隨著離開的師生,漸漸地暗了下來。
「你這傢伙,誰教你對老師這樣叫的啊」
「そらるさん也只比まふまふ大幾歲而已!!!!!」
「但還是老師啊」「也只不過是個實習的嘛!!!」
此話正說出不到3秒的時間,
まふ就被そらる推到了牆角跌坐下來。
「最近可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哦。」
そらる蹲了下來,臉上露出了一個親切的微笑
察覺到自己可能會完蛋的まふ
馬上使出了手腳併用技能,
拼死的也要把そらる抵擋著。
想也知道,論力氣的話
當然也是そらる的力氣更略勝一籌。
平常都不運動,都用外套把自己包緊緊的
就連跑個測驗到最後連送醫院這欓事都會發生。
「不繼續抵抗了嗎?嗯?」
幾乎都把自己僅存體力給用上,
但那人卻還是一付輕鬆的靠近自己。
「まふまふ投降,求老師饒命」
正因為是夏天的緣固,
まふ的臉上更添上了一陣紅暈。
眼睛也因為熬夜的關係又多加深了一圈的黑眼圈
「你又熬夜了對吧」「欸?不是..這個...」
「你不用騙我,一看就知道了啊」
將身體拉近,額頭對額頭直直的撞下去。
「好痛!!!!!唔..啊啊啊啊痛啊」
まふ捂著自己的額頭,
這一次就真的因感到疼痛而流出了生理淚水。
「好痛...好過分,そらるさん好過分。」
「誰叫你不聽我的話,一直熬夜」
そらる再一次的伸出手,
直接往まふ的額頭毫不猶豫的彈了下去。
「啊啊!!!そらるさん!!!!!」
看到了まふ的反應,更是激起了そらる的玩心。
還想在多捉弄這人幾下呢,真有趣。
「剛才的帳還沒算完呢。」「唔...對不起啦!!!!」
「不要在欺負まふまふ了!!!!!!!!」
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高一生嗎?
怎麼連反應都這麼好玩,
就連行為舉止也都像童心未泯的小孩啊。
「那你就聽我的話,別再熬夜了。」
「是是是,知道了啦!」
まふ順勢的把そらる給推了開來,
拿起放在桌上的書包。
「我先回家了,老師再見」「快回家吧」
可惡...。
不要在挑逗我了,老師。
まふ緊揪著胸口的衣領,
心臟怎麼還不恢復正常啊,為什麼會這樣------
不被允許的事,原來會這麼的令人喘不過氣嗎。
「喜...你..。」
無法輕易的說出-------
在平常不過的言語,一碰上了你
就變得痛苦不堪啊。
時間總是毫不留情的流逝。
踏入了這個社會中,
父母親最大的期望的就是希望自己結婚。
相親的照片一張張的攤在桌上
個個都是外貌不錯的女子。
但就是沒有一個是まふ看得上眼的
這些、都比不過自己如今已暗戀十多年的那個人
轉學後就沒有在聯絡了呢...
不知道現在過得好不好-----
我好想見你啊、老師。
「就這個吧」
「是個不錯的女孩子呢,真的..可以嗎?」
「媽你不也很喜歡她嗎?」
順從著父母親給予自己的期望,
不做出任何會令他們失望的事。
まふ對於自己的心上人是誰,在清楚不過了。
「まふ你、」「那婚禮要什麼時後呢?」
在這麼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倒不如、就這樣吧。
「這是好女孩。放心吧、我會喜歡的。」
「啊..好,那媽媽我今天就去和他們談婚禮這事」
-
『老師,我喜歡你。』
『你還小,什麼都還不懂。まふくん。』
老師伸手摸了摸我的頭。
那掌心溫暖的溫度、記憶猶新。
『哈...老師想拒絕的話,可以直接說的。』
『都高一了,我還會不明白自己在說什麼嗎。』
まふ用力的拍掉了そらる的手,
頭也不回的衝出教室。
會變成這種場面也是自己害的,怪誰。
在走廊上碰面,也只有說不上來的尷尬感。
從那次以後まふ一放學,
就直接跑了回家沒有在去過一次實驗室了。
兩人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你聽說了嗎,那個----班的まふまふ轉學了』
『什、什麼。我怎麼沒聽說有這事?』
『他不是很愛黏你嗎,我原以為他會和你說的』
『轉、』『是昨天哦,昨天就辦好手續了。』
那傢伙....。
憑甚麼不說一聲的跑掉,
是打算半途而廢的意思嗎?
不是和我告白了嗎、那這樣又算什麼。
那個笨蛋、擅自誤解了對吧。
『まふ不說一聲好嗎?』
『沒事的,這樣就已經夠了』
喜歡上你的是我,選擇離開你的也是我-----
這種曖昧不清的關係我受夠了。已經累了。
-
「恭喜啊!」「恭喜恭喜!!」
「真是抱得美人歸呢!」「祝你們幸福啊!!」
那一天、最終也是到來了。
和當初選擇的那個女孩子結了婚,
眾人紛紛的祝福傳繞在耳邊。
「まふくん,恭喜你啊」
「天月くん謝謝」まふ東張西望的看著會場
心明顯的早就不再這。
手中緊握著賓客的名單,
卻遲遲沒有看見那人的身影-----
「來、まふくん這個給你」從天月手中遞來了一盒紅色的禮盒,看起來格外喜氣。
外盒也包裝的十分精致----
「這是..」「そらるさん叫我拿給你的....」
「欸...?!那、那他人呢!」
まふ一時激動,用力的抓住了天月的肩膀
心臟更是痛的徹底。
天月也是一臉困擾的把臉給撇開
他知道,選在這個時候告訴まふ並不是好時機
起初和そらる在同一間教室當實習生
當然的相處時間也會比較多。
時不時就看到有一個學生時常跑來,
但也不是交功課亦或是有課業上的問題。
而是每天每天一有空的的趴在そらる的辦公桌前
什麼話也不說的就等他把事情整理完。
天月也不是每天都這麼無聊,
留下來觀察他們倆在幹嘛
幾乎都是天月提早回去,留下他們兩個在那。
這人是對そらる有興趣,對吧?
不然有誰的耐性那麼多肯趴在那。
「まふくん,你、」
「天月くん你快說啊!」
這不是擺明著,
まふくん你還喜歡著そらるさん嗎?
說了不是,不說也不是。
你們兩個到底要折磨對方多久------
「まふくん你冷靜點聽我說」
「還有、答應我。等會的婚禮你要順利完成。」
要是等會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
而導致婚禮辦不成。我想、那人也不會開心的。
「天月くん你快說啊....!」
「你轉學後的隔年,そらる他病倒了。」
「你也知道那人就是愛逞強,
就算自己發生了什麼事也都不肯說
病情就這樣越拖越久、越來越嚴重。」
耳朵裡所聽見的一字一句,まふ恨不得這全都是天月在騙自己罷了。
「騙人...」
「在我們實習完的第三年,そらる他就病逝了」
「不會的..!!!天月你在騙我的吧、是吧...!」
眼前變得的黑暗,人生中最重要的那個人不再了
まふ頓時喘不過氣來--------
這也難怪了,禮到人沒到。
「まふくん..沒事吧?」
まふ的個性,そらる在清楚不過。
當然的天月多少也有聽そらる提起まふ----
“まふくん那人比想像中還來得勇敢,
但卻又比其他人更來得容易受到傷害。”
“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自顧自的亂想”
“會人想保護他呢....。”
天月最後的一句話,冷不防的闖進まふ的心中。
想保護我..那為什麼不先把自己的身體顧好呢
「まふくん..」
「天月くん我沒事的,差不多要開始了」
「我先去做準備了。」「啊,好的..」
我想你說對了呢,まふくん果然是這個樣子。
『讓我們來歡迎這對新人進場!!!!!!』
放心吧。我想你也有看到的。
まふくん他、現在有好好的笑著哦-----
-
「まふ快一點哦,搬家公司的人已經在等了」
「好的!」
一年過去了,まふ也有了幸福的家室
「欸...?這什麼?」
まふ撿起了從雜亂的文件中飄落下的照片-----
那是まふ和そらる在實驗室聊天時,
天月隨手拍下的。
當然的,這只有天月和そらる知道。
「什麼時候、....」
『老師,我喜歡你』
『你還小,什麼都還不懂。まふくん。』
到了今天,まふ才知道
那句話的背後其實還隱藏著另一句話。
那才是そらる真正想告訴まふ的-----
「笨蛋....老師那個笨蛋..」
「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呢....。」
相片背後那句話的含義-----更是讓まふ落淚。
一道道溫熱的淚水流過臉龐
沾濕了相片中的兩人。
『雖然你現在還小,可是我願意等你長大』
-
哇啊啊啊啊qqqqqqqqq
我的文越寫越亂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覺得這條漫虐炸,狠狠的打進我的心qqqqqq
這次就把放置蠻久的這篇重新補完了嗚嗚嗚
希望大家會喜歡嗚嗚嗚嗚嗚qqqqq
條漫虐但我的文不夠虐嗚嗚嗚嗚qqqqq((你夠了#
靈感來源: https://www.google.com.tw/search?q=「老師+我可以愛你嗎+」+bl短漫&biw=360&bih=511&source=lnms&tbm=isch&sa=X&ved=0CAYQ_AUoAWoVChMI6d28t5DExwIVwiWmCh3x-gkW#imgrc=ufhwIlxAo7g3IM%3A(老師,我可以愛你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