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好時,你總會給我一顆糖果。
甜而不膩的帶著一點花香的甜味─
不喜歡看我苦著臉叫我要笑著、你說那樣比較好看。
我知道一輩子是強求不來的
所以我願意默默的等待,即使早已無法挽回。
時光一天天的流逝,歲月如梭。
「你說..我們還剩幾天。」
我沒有立刻回答,就只是靜靜的看著
你也只是笑笑的然後緊緊的把我擁在懷中。
「你有沒有想做什麼..」
「真是的,別苦著一張臉啊」
「好好的一張臉蛋都被你糟蹋了。」一樣的口味,卻不曾覺得膩過。
「笑一個,好嗎?」
伸出了兩隻食指,分別的往酒窩上擺去。
「這樣好醜啊,そらるさん你果然不適合搞笑」
「什、什麼啊,還不是你都不肯笑」
「是是是,我現在笑了啊、你看。」
果然,你笑起來的樣子最漂亮了─
專屬於你的那一個弧線,
在臉上勾出了最美的角度。
「那..糖果好吃嗎?」
「好吃好吃,只要是そらるさん給的都好吃」
這樣子的美好,還剩多久了呢。
不輕易的許下承諾,
因為我知道自己肯定會違約的─
倒不如、就不要給你當初的期待。
或許就比較不會那麼痛苦了吧。
「你要幸福哦,答應我」
將手覆蓋在那片雪白之上─
打從心底的祝福著,決心要將這一切改變。
「そらるさん,我喜歡你」
「是是是,我知道的」
又來了嗎..你自己也很痛苦的,不是嗎。
「我說啊,まふ這一次讓我來為你做點什麼吧」
放心的把手交給我吧,我絕對不會放手的。
即便是你要將我推開也一樣。
「就是明天了、對吧。」
在人生的旅途中,難免會遇到岔路。
在做抉擇之時的你,
又會選擇哪一邊捨棄哪一邊呢─
對於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個人,
你是不是也可以為了他而付出了一切。
不顧一切、就只為了把他留在身邊。
「まふ..答應我,明天的你。要是笑著的。」
就算明天站在你旁邊的那個人 不是我,也一樣。
「知道了..」まふ無法反駁些什麼,這就是事實
「笑一個吧,明天的新郎可不能悶悶不樂的啊」
還怎麼笑的出來。
心上人是你、我所牽掛的那個人也是你。
你怎麼還叫我去面對一個不喜歡的人,露出笑容
「そ、」「行了,聽話吧。」
そらる揮手示意叫まふ早點回家去
まふ收拾了下自己的背包後,起身離去。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明天會等你的…。”
-
一場婚禮,
雙方親戚不外乎的就是做好最基本的禮貌─
好好的招待賓客,
沒有人會在乎是不是起於自願的。
まふ就是被迫的,
即便是要和自己不喜歡的女性結婚也一樣
從小家裡管教嚴肅,就連往後的人生大事
父母親也早就幫他決定好了。
哪家的千金比較看得上眼啊、
哪一間的公司對自己家族企業比較有利之類的─
根本不是兩個人合不合得來的問題,
而是自私啊。
在那一面笑容的面具之下
眾人吵雜的議論聲,往往都是應付之話罷了。
「恭喜啊!!!!」「恭喜恭喜」「真是郎才女貌呢」
每一句的賀詞對まふ來說,都格外的刺耳。
真是虛偽至極啊,可悲啊,我的人生。
「謝、謝謝..」「謝謝大家!!!」
新娘主動的把身邊靠向自己未來的準新郎
盡管在怎麼的不願意,まふ也只能笑笑面對。
場內的燈光漸漸暗下,新浪新娘也得去準備準備
一場婚宴即將開始------
鼓掌聲傳遍整個會場,
熱情的歡呼聲也在會場內迴盪著。
自己的人生就要在此結束了嗎...?
不要啊..如果不是他的話....
這樣真的會幸福嗎。
一套雪白的婚紗正好襯托出了他的氣質,
一套白色的西裝也成為了最佳的點綴物。
彷彿這一切都將會是最完美的----
『讓我們來歡迎這對新人進場!!!!!!』
主持人不忘的炒熱現場的氣氛。
新娘羞澀的蓋著頭紗低著頭,
新郎的臉上最終也擠出了一絲笑容。
牧師接著道。
『接下來請宣示誓言』『新郎新娘,請。』
-
《我們自願結為夫妻,從今天開始,
我們將共同肩負起婚姻賦予我們的責任和義務:

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愛,互信互勉,
互諒互讓,相濡以沫,鍾愛一生!

今後,無論順境還是逆境,無論富有還是貧窮,無論健康還是疾病,無論青春還是年老,

我們都風雨同舟,患難與共,同甘共苦,
成為終生.....》
念到這裡まふ停頓住了。
まふ明確的知道自己想要的那一個伴侶是誰。
不可能是現在站在自己眼前的人,
更不會是在場的其他女性-----
而是那一個,他願意等待終生的他。
新娘一察覺到新郎沒有聲音時
輕聲的叫著まふ,這才讓他回過神來。
順利的完成接下來的誓言。
《成為終生的伴侶
我們要堅守今天的誓言,
我們一定能夠堅守今天的誓言。》
患難與共、同甘共苦..是嗎?
所謂終生的旅伴。
可是我想要的那個人、不在這啊。
在一次的掌聲響起-------
可是まふ最想要看見的那一個身影遲遲沒有出現
不知道是不是內心的屈服
眼神變得黯淡,無數的孤獨感陣陣湧上。
『那請新人,交換定物』
一旁的伴郎伴娘站了上來
遞出了手中的戒指。
『請吧。』
新娘正準備把手指伸出去時,
まふ停下了動作。
這分明是想給人難看-----
但まふ並不在乎。
他更想在乎的是,他到底會不會出現
會不會在一次的把自己拉回他的身邊。
“快點,你不想讓你的父母親難看的吧。”
新娘小聲的督促著まふ。
要不是嫁給這人,
在將來對於自己也會有極大的好處
我也是很不願意的好嗎。
少在那邊婆婆媽媽的拖了。
新娘心裡喚出了各種的抱怨。
まふ不意外,這人是什麼樣早就明白了。
“快點。”
新娘把頭抬了起來,笑笑的看著まふ
想當然的,
まふ也只能乖乖的把戒指給他套了上去。
套的心不甘情不願。
既不是你情我願,那我何必給你好臉色看。
從開場到現在,
まふ臉上就沒有在露出一個笑容了。
板著一張臉,真的是糟蹋了。
必須在大家面前做個樣子。
新娘也不能大聲嚷嚷些什麼,
就只好先吞了下去。
“就算不能挽回也好,拜託你..快點出現----
在讓我看你一眼吧,そらるさん。”
腦袋裡已經塞不下其他事物了,
まふ現在只一心渴望著那個人的出現。
“等我,相信我。まふ..”
“將來給你幸福的那個人,一定會是我的。”
『碰!』
會場的門口傳來的聲響。
原本打在新郎新娘身上的燈光
隨著音樂的起伏,把燈光隨意的移動了起來。
會場內的賓客沒有人察覺到異樣,
個個都認為或許這是特意安排的吧。
每個不自覺的鼓起掌來-----
主持人當然的站在一旁,緊張了起來
婚禮流程他比誰都清楚。
清楚的很,他知道,流程中可沒有這段。
音樂逐漸放慢了下來,
燈光也鎖定在門口那個人的身上。
身穿一套整齊的黑色西裝
沒有其他的裝飾,但就是格外的引人注目。
讓人不自覺的把目光放在他身上,怎麼也離不開
看清了門口的那個人、まふ的眼眶也泛紅了。
『那、那個..先生不好意思...』
『現在婚禮正在進行喔』
什麼也沒有回答。
就只是靜靜的走在紅地毯上----
在燈光的照耀下,又好像是另一個主角似的耀眼
『那個..先、先生...?』
『如果是遲到的話,還請找個位子就定坐下來
請不要干擾到現場儀式的進行..』
這下子不只主持人慌了,
就連台上的新娘也是一整個傻眼。
不在意他人的目光。
眼睛始終看著台上的人------
那個、他也願意等待終生的人。
主持人看到那人不聽勸,正要去叫警衛出來時
就被牧師給擋了下來。
『您、您這是...』牧師微笑的點了個頭
主持人也沒有說什麼的,就站在一旁。
『請問你是反對這場婚禮,是嗎?』
深藍色的瞳孔,眼神中帶著堅定的意志。
牧師笑了笑。
『你反對這對新人,是嗎?』
『我不反對。』そらる答。
『既然不反對..那又為何呢?』
這次換そらる給了牧師一個笑容。
『站在他身邊的那個人,可以更好』
『但我確定的是,並不會是台上那一位小姐』
『那又是誰呢?』
牧師似乎是懂了そらる的意思。
就什麼都沒說了。
『我。』
「就算我不能給你富裕的生活,
但我卻可以給你幸福的日子。
這樣你還願意和我走過往後的日子嗎?」
「まふ,答應我吧。」
そらる走到了台上,牽起了まふ的手
輕輕的落下一吻。
「答應我吧,
我會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個人。」
「我愛你,まふまふ。」
まふ的眼淚隨著湊泣聲滴了下來,
溫熱的淚水就這樣滑過了臉頰。
「願意..我願意...
這叫まふまふ怎麼還能不答應呢。」
眾人或許是被這氣氛給打動,
沒有一個人站起來離開亦或是在底下議論
都只是安靜的看著台上的兩人。
「就算是要用一輩子來付出,
まふまふ能等到そらるさん這一句就很滿足了」
「別哭了,笑一個好嗎?」
出自於真心的笑,
そらる捧著まふ的臉,吻了上去。
「我說啊,まふ...」「嗯?」
「我們該是落跑的時候了」「欸?什、」
まふ都還沒反應過來,就一手被拉著跑
心臟好大力的撲通撲通的跳著呢!
不管別人是怎麼想的
我只要你對我一心一意,這樣就足夠了。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最愛你了!!!!!」
「早就知道啦!!你不愛我還要愛誰呢!!!」
也是,除了你,我誰都不要。
看到自己的新郎跟人跑了
新娘哪還管他的氣質,就直接破口喊了出來
『你們這是怎樣啊!我人都還在這呢!』
『你要把我老公帶去哪啊!!!!』
管你什麼的要有氣質,新郎都跟人跑了
新娘用喊的也要把人喊出一聲回應來。
『你這是做什麼啊!!!!』
『我嗎...』
そらる壞心的笑了下。
回頭過來,對了新娘比出了一個手勢
「磅磅!」
這可是我贏了哦,這人就專屬於我。
誰也不許把他從我身邊帶走。
『我可是來搶婚的呢。』
-
原本要當七夕賀文的說uwuuu
沒趕上就算了_(:3 」∠)_
想也知道亂加劇情的下場((我幹嘛沒事找事做#
結婚誓詞其實好多種呢uwuuu
這可是萬中選一,挑出來寫的呢((ㄍ#
結婚誓詞選自: http://weddingfun.pixnet.net/blog/post/53221582-經典感人婚禮誓詞大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