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你生命中最重視的那個人

往往都只是個過客罷了。

好死不死的偏偏遇上了-----

在尋求愛情的途中,你所渴望的是什麼

是想被人愛亦或是去愛人。

那一條模糊的界線,總是讓尚未成熟的小綿羊不慎踏入

一旦深陷後就回不來了。

上帝總說世界是公平的-----

可是我對你所付出的那份愛,為什麼沒有得到任何回報呢。

人類是貪婪並且不懂滿足的一種生物。

但卻是在生物中,最有理智性的動物

可以抑制住自己衝動的慾望,同時卻又放縱的讓那一條線斷裂。

我愛你    我討厭你   我想要你  

都是由不同詞彙所組成的一句話,

卻都可以透露出內心最深處的那一份渴望。

心靈上、肉體上------

你所追求的又是什麼。

單純的順從著自己生理上的需求,一字一句的曝露出慾望。

在求歡的過程中,所體會到的是各種不同的感受

殘暴的   溫柔的   快感的   高潮的

然而你、又想怎樣的被對待呢。

「啊啊そらるさん快一點啊-----!!!

將那片的白皙輕易的暴露在空氣中。

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到,都會忍受不住的吧。

當然、沒有例外。

「想不到まふくん比外表上看起來的更加淫蕩啊」

「怎麼、不喜歡嗎?

まふ順勢的把自己的手指滑入那深處中

一次次的挑逗著那個男人的慾望。

「喜歡極了。」

把身上多餘的衣物退去,肌膚緊貼著肌膚

感受著彼此間的溫度,那炙熱的熱情-----

說是喜歡,但是不曾對任何人動心過。

一面之情,見面的第一次不外乎的就是上床

除了這個之外そらる還真的想不到可以幹嘛。

「啊..恩啊..そらるさん進來吧..」「快點。」

手指來回抽插之後,緩緩的抽出

牽出一條誘人的銀絲。

まふ並不在乎そらる對自己怎麼想

他只知道,自己只是在順從自己的情欲罷了。

同樣的まふ也不會對眼前的這個男人、產生任何的情感。

對於男女之間那些甜蜜蜜的情話所組成的戀愛

まふ很討厭、討厭至極。

那只是虛偽的言語罷了。

我會永遠永遠愛著你,真的,相信我吧

相信之後呢可笑啊

都是騙子。

只要是人都會說謊的,包括自己在內-----

「嘶---好痛そらるさん不打算對我溫柔點嗎?

「剛才又是誰叫我快一點的。」

「也是呢,真是一點也不手下留情呢。」

僅限於單純的肉體關係。

可是まふ並不討厭這樣,做完後就拍拍屁股走人

這樣也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煩。

正好在孤單的情人夜中,遇上了這名為そらる的男人

就由他來安慰自己吧”  “就讓這個人來溫暖自己吧。

剛好都正有此意的兩個人,隨便的找了間旅館

尋求著什麼的就和對方上床了。

「啊好舒服….」「そらるさん好棒」

「淫蕩。」そらる冷冷的撇過一眼

「好過分啊,そらるさん不也覺得舒服嗎

まふ壞心的笑了一下。

所謂的『做愛』不正是為了舒服嗎。

難不成是為了痛苦而來的,也是---

在某方面來說就有些人就是有這種癖好。.

まふ暫時拋開那些惱人的想法

在這一刻中,盡情的享受與そらる求歡中。

「閉嘴,乖乖做你該做的就好了。」

まふ不停的發出啊啊------“的叫聲

可是そらる卻也不反感,反而興致高昂

想要讓這個人露出更多更多羞恥的一面,

自己的性格或許吧,有些時候是蠻惡劣的。

想要去壞心眼的把那把火點燃後,再把他隨意的放置在某個地方。

這難道不是人生中的樂趣之一嗎?

「別像個女人一樣的叫、好嗎。」「噁心嗎?」

越是刻意的想要越線,越是更加不容易的到手。

「嘖そらる的反應預料之中呢。

「吶,そらるさん下次還有機會見面嗎」「不可能。

乾脆的直接拒絕

做事的原則不會因為誰而打亂的,就算是你也一樣。

「是嗎….正合我意。」「快點完事吧。」

加快身下擺動的速度,

讓這場熱情的宴會、即將閉幕。

隨著身下慾望的腫脹,そらる只想要趕緊釋放出來

まふ也只是依照自己想要的附和著そらる

「恩..啊恩...,要、要出來了」

「囉嗦。」聽到此話的そらる不但沒停下,反而加快速度

「咿-----恩啊----!!!」「恩...哈..」

來回反覆的抽插之後,まふそらる都一同高潮了

そらるさん的技巧真棒呢」「吵死了」

まふ淺淺的笑,一個令人不明白的微笑。

該做的做完後,そらる先是起身走到浴室洗澡

用冷水澆熄那尚未完全熄滅的熱。

無論是誰,一但與自己上過床後

一概都不會在往後有任何的聯絡。

「屁股好痛….等等回得去嗎..」まふ輕輕的摸著自己的屁股

明明早已抽離,卻還感受得到那個人的熱度。

「真是殘暴呢。」對誰都不會溫柔的嗎?

騙人的吧,只是不想對我溫柔吧。

看到そらる拿著毛巾從浴室走出來,那水滴從髮梢漸漸滴下的模樣

硬生生的印在まふ腦中。

そらるさん要回去了嗎」「不然呢,還是要留下來和你再來一發呢」

まふまふ的身體可承受不了」

有如玩笑般的說著,可以的話まふ也很想說出來---

そらるさん留下來吧

可是就算說出來了,也不能改變什麼。

「旅館的退房時間到明天中午,你大可再睡上一天」

「你現在也下不床的吧」

這算什麼。

冷漠之後的溫柔,不不不、這樣我可承受不起。

「是嗎,那我要繼續睡了」

不會的 不會的 不會的

自己是不可能會喜歡上人的。

就連一句留下來,まふ都無法說出口。

那還渴求些什麼呢。

看到そらる要開門離去後

まふ只是用棉被緊緊的把自己包住

『碰』門關上的聲音清晰的很

後悔了吧。

情人夜、果然和自己格格不入。

一陣空虛的寂寞感席捲而來,無情的打進身體裡痛的刺骨。

「你還真是無情,不打算求我留下來嗎」

那熟悉的聲音,是そらるさん

「你、你不是走掉了...」

「怎麼討厭我留下來嗎?」「不是的...まふまふ..很高興」

そらるまふ緊緊的抱在自己的懷裡

「說好不會動真心的,まふくん你可真是殘忍」

まふまふ也是說好不會喜歡上人的呢,そらるさん

可真是踏入『你』的陷阱裡了”

從遇上你的那一刻起,

所有的原則都一律被打散了。

沒錯哦,まふまふ卻是說謊了呢

早就喜歡上そらるさん了、從視線對上那刻起。

我愛上了你的謊,甜而不膩

有如易碎品般的值得人去欣賞。

一而再的細細品味,越是容易得到手的東西越是廉價

但這對そらる來說早已無所謂-----

有種放不下這人的感覺,明明打算就這樣一走了之

可是一想到,

這傢伙之後還有可能和自己以外的人上床、就覺得火大。

他會在別人面前露出那種撩人的神情嗎?

還是會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請求別人快一點的上了自己?

真是一點都不敢想像啊。

倒不如、把這人綁在自己身邊。

這樣也可以省去某種意義上的麻煩,而且...

是這人的話そらる會毫不猶豫的接受。

そらるさん以後還會找其他人上床嗎」

「你希望嗎」「當然不希望啊!!!そらるさん是我的!!!」

佔有慾。

明顯得想要把這個人占為己有。只屬於自己一人的。

倘若、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位過客

那麼、我會盡全的把你挽留在我的身邊

不因為什麼,只因為我喜歡你。

まふくん,都是因為你我的規則都被打亂了呢」

「這樣不好嗎?接下來そらるさん都可以對我為所欲為哦」

「果然很讓人放不下心」

這種挑逗人的話怎麼這麼容易就說出口啊

這人有沒有一點知覺,太犯規了吧。

「那還請そらるさん要記得看緊我哦」

隨意的尋找到一個看上眼的目標後

再伺機的對他下手----

有如毒品般的讓人欲罷不能。

一旦染上了,就再也抹滅不掉

讓人想一次又一次的品嘗著這過分甜膩的美好。

「我會的。」

-

我…uwu又在幹嘛惹wwww

そらまふ那段沒有寫得很清楚的是因為

這篇文我想表達的是別的uwu希望有人看得出來啊((躺

還是寫不出想要的感覺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