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一切都變得不再正常。

狹窄的房間內,只有獨身一人。

好孤單呢…啊啊,有誰可以來陪我玩玩呢。

就是你、可以的吧,來陪我玩吧。

「好痛..這裡是哪裡...」還無法適應燈光所照射下來的亮度

眼睛先是等較為適應後,才微微的張開。

「诶…什麼。」看到眼前的一切そらる簡直不敢置信。

自己剛剛不是在房間內玩PS4?

怎麼會變成這樣。

無數隻假手就散落在自己的身旁,

天花板上也不知為何的掛上一條又一條的繩子-----

原本雪白色的壁紙也被染上了鮮紅。

後腦杓漸漸傳出陣陣的疼痛感,就像是剛被人用木棒給打下去一樣。

但這個家現在除了自己以外,都沒有別人啊。

再說了,誰又能解釋房間在轉眼間為何會變成這樣。

「到底有誰在這!!!!!」そらる不禁提高音量

但在這一個空間內,除了自己的身影之外

其餘的都一概沒有。

「出來!!!!!!」「哈哈哈哈哈哈」

「是誰!!!!!!!!」一個不知名的笑聲

就這樣擴散開來,無盡的迴盪著。

「我們...來玩遊戲吧」「吶そらるさん、好嗎?

擁有一頭雪白的髮色,白皙的皮膚

整個人像極了一個洋娃娃。

稍長的眼睫毛讓這個作品,看起來更加精緻。

「你是誰..」「そらるさん這麼快就忘記了嗎」

「我是、まふまふ哦。」就算曾經被你遺忘過。

まふ坐在窗戶台上,擺動著自己的腳

1 2 3 4 5....

一邊增加數字一邊微笑著。

眼睛被瀏海遮住了部分的視線

就算如此,那一雙鮮紅的瞳孔依舊看得清楚。

想起來了。就算印象模糊卻清晰可見。

そらる和少年對上視線才想起,

那一個身影跟那一晚中所遇見的人一模一樣。

「還是想不起來嗎,そらるさん可真過分」

まふ從窗台上跳了下來,一步步的靠向そらる。

「你..」不到一秒的時間,眼前的人再度消失

等到察覺時,まふ正站在門口向自己招手著。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把まふまふ稱為東西好沒禮貌啊,そらるさん」「我們來玩遊戲嘛,好不好。

說是問好不好,

但實質上根本沒有任何拒絕的權利吧。

那傢伙不是人類對吧。

「那你要玩什麼」

「嘻嘻,そらるさん總算要陪まふまふ玩了嗎」

まふ從口袋裡拿出一把美工刀

鋒利的刀片,被燈光反射後正閃爍著光芒。

「你要做什麼...

沒有開口回答そらる,而是靜靜的把刀片推出來

毫無差錯的往自己的手臂上劃下去----

看到眼前的人做出這種事,

そらる也沒有要阻止的意思就只是待在一旁看著

一刀去下,皮肉都綻開來

一滴滴的血也不停的流了下來。

まふ把鮮血滴在地上那些一隻隻的假手上-----

有如擁有生命般的活動起來,

未連結任何軀體的單一個體、就這樣的動了。

關節連著關節嘰喀嘰喀

「好好玩啊,そらるさん你看大家都動了呢!!!

這些彷彿電影情節的景象,竟如此真實的發生

任何人看到都會想遠離吧,

當然そらる也不例外的想要逃離這裡。

「啊!!!你做什麼!!!!!

後腳跟被流著まふ鮮血的假手給抓住

想要擺脫,卻一步也動不了。

被困住了、困在那令人難以呼吸的空間裡。

「そらるさん想跑走嗎?這可不行啊」

「你都已經答應まふまふ了呢」

「違反約定的人,可是會受懲罰的哦」

まふ隨手把天花板上,其中一條的繩子給拉下來

那無數隻的假手也在そらる被抓住時

伺機的把そらる強制壓在地上,狠狠的壓制住。

「放開我!!!!!!

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恐懼,卻也無能為力。

就只能任由對方擺布,隨意的操控著。

「怎麼可以,我們說好要來玩遊戲的啊」

手腳都被強制固定住,就算努力反抗掉

也只會在一次的被抓住。

這些手是怎麼回事?力氣大的離譜。

平常自己明明都可以很容易掙脫掉的啊

「他們可不一樣呢,

そらるさん在想什麼まふまふ都會知道哦」

「這些假手可是和まふまふ一起的生命體呢。」

始終想不透まふ在說什麼的そらる,

也只能乖乖的躺在那一片冰冷的地板上。

「好了、我們開始吧。」「來我問你答吧。

「第一題,まふまふ的瞳孔色」

就像鮮血一般的紅。

「鮮紅色」「答對了,那そらるさん喜歡嗎?

眼睛瞇了起來,笑著對そらる說

「很難回答嗎,那就換第二題吧」

「第二題、まふまふ討厭吃什麼?

..這我怎麼會知道啊。

倘若,你真的是那一晚中的那一位少年的話------

夜深人靜的夜晚裡,

公園裡也只有幾個正在運動的人

夜晚無情的冷風也一次次的打在身上。

『好冷..』そらる搓揉著手裡的暖暖包

嘴裡呼出來的氣,也是一團團的霧

冷氣團來襲的緣故讓這幾天都天氣都很不穩定。

『嗯?都這麼晚了怎麼會有小孩在這』

そらる不禁好奇的走向那位少年。

『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啊啊?!!!!!

忽然聽到背後有人說話還搭在自己的肩上,

少年嚇的從盪鞦韆上跌了下來。

『你沒事吧..』『不,我沒事的!!

少年趕緊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拍拍屁股

剛才那一下可跌的夠慘,そらる不禁心裡這麼想了。

『你這麼晚怎麼還待在這?』

出自於關心的上前問。

『沒有啊...那大哥哥你呢?』『我?我是剛下班』

『我跟你可不一樣,大人是要上班的』

說是這樣說,可是そらる的目光從剛才開始

就一直盯在少年的頭髮上。

雪白的髮色       鮮紅的瞳孔      白皙的皮膚。

『那大哥哥你可辛苦了』

少年轉身對そらる露出了微笑。

身體不自主的走向前,想要去觸碰那一頭雪白。

『好漂亮』『誒?大哥哥你剛剛說什麼?

話一說出口,手就已經放在少年的頭頂上

像是摸小狗般的摸著。

『什麼..大哥哥在做什麼』『我說你頭髮好漂亮』

『怎麼會漂亮呢...都是因為這頂髮色..

就是因為從小就與其他同齡的孩子不同

經常被用異樣的眼光看待著。

像是這樣的回應還是第一次呢。

『我討厭這個顏色..其他同學都說我是怪物。』

『都是因為這樣,都沒人要找我玩。』

『自己一個人好孤單啊。』

少年一邊說著一邊哽咽,那一個寂寞的身影正在顫抖著

『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陪你的哦』『可以嗎!!!!

少年激動的衝到そらる的面前,像隻小狗一樣

彷彿有著一條尾巴,正開心的向主人盯著看。

『可以的哦,只是你以後別那麼晚還出現在這啊』『好開心!!!!!

顧公園內還有其他人在,少年直接衝上前抱住了そらる

『好開心啊總算不是在一個人了』

『以後會有我陪你的,那明天下午照樣約在這裡哦』

そらる輕輕的摸了摸少年的頭,露出了一個溫柔的弧線。

『好的!!!!!------------------

到了隔天,そらる確實到達公園後就連時間也到了

但卻連一個身影都沒看到。

已經過了早已約訂好的時間,這讓そらる不停的在附近繞來繞去

頓時才想起,

昨天居然會忘記問少年的名字,自己也是夠健忘的。

『怎麼過了這麼久了,都還沒來』

そらる心裡冒出了幾個疑問,他心想說不定是臨時有事而不能來吧

但卻有種不好的感覺湧上心頭。

『今天先回去好了』

在這麼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倒不如隔天再來看看

說不定,少年只是一時忘記了。

先行回家的そらる打開電視後,

面對的是那一個再也無法挽回的事實。

現在為您報導的是、

在某高中發生了一起的團體霸凌,校方老師趕到現場後

遍地的毆打跡象、血跡斑斑。

霸凌的同學似乎察覺老師要來,就先把受害者打得倒臥在地後才離開。

等到警方到了現場後,就被圍起了一條條的封鎖線。

受害著即刻送到醫院急救後,院方表示受害人早已斷氣。

『霸凌..這麼做有什麼好處。』

自己也曾經在學校內,親眼看見類似的霸凌事件。

但當下卻無能為力,就只能去尋求老師的協助。

院方表示從受害者身上的傷痕上研判,是因長期累積而成的。

類似這種的霸凌事件,在近幾年以內已經急速上升不少

希望每個人可以更加的去尊重每一個生命

而不是任意的去踐踏亦或是加害,這都是會變成悲劇收場的。

“現在為您報導另則新聞...、”

『怎麼會...

畫面中的那個人正是他

昨天遇見的少年...就是受害者啊。

為什麼自己沒有早點察覺到呢..

不正因為被霸凌所以才會沒朋友嗎。

同儕間的集體排擠------

『對不起....對不起啊啊..

そらる就只想把一切的錯,擔在自己的身上

『你一個人一定很寂寞吧。』

『對不起..我沒能遵守約定。

因為這件事的緣故,

讓そらる在工作上比平常顯得格外分心。

無法專一在某件事上,只要一想到那位少年---

心裡滿是無窮的罪惡感。

當下的心情雖然氣憤卻也無力。

從少年那件事起..已經過了1年了

そらる也把那件事鎖在自已內心最深處。

不願在讓任何人給提起,直到再一次

遇見了那一個、名為まふまふ的怪物。

「そらるさん想到了嗎?」「青椒,對吧。」

「答對了,原來你還記得」

果然是這樣嗎,怎麼會變成這樣。

怪物少年-----まふまふ。

「最後一題。」「第三題、まふまふ是什麼」

..什麼?

「你是那一晚的少年沒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不是還記得嗎」

まふ露出了嘴裡的獠牙,

原本的鮮紅也轉變成了暗紅。

「為什麼...變成這樣了。」

「這不是當然的嗎?都是そらるさん害的呢」

早就明白,這一切真的...都是自己造成的。

想要把這個人拯救回來,卻把自身陷入絕境中。

「你想要我怎麼做」

そらる和まふ的視線遲遲未對上

但當初少年那一個純真的眼神,早已消逝。

「請そらるさん來陪まふまふ吧

そらるさん可不能拒絕哦。」「這是約定呢。」

是因為這樣嗎

所以你才變成這樣子的嗎。

「我答應你。」

一但深陷後,就在也逃不出來了。

一點一滴的被侵蝕掉、慢慢的被吞蝕。

那無底的深淵是自己親手造成的吧------

まふまふ好高興。」

在那一瞬間,彷彿在まふ的背後看見了異常的東西。

「吶、そらるさん忍耐一下哦。」

將那白皙的脖子給咬下,留下那專屬於自己的痕跡。

從脖子傳來的不單單只是疼痛,而是更讓そらる無止盡的心痛。

那雙明眸也漸漸的黯淡了。

「變得和まふまふ一樣了呢」「讓我們永遠在一起吧」

眼神早已空洞,就連眼前所看見的所有事物

都變得不再明亮。

まふまふ、對不起。」

從不在別人面前展現出自己懦弱的一面,

而這一次卻輕易的露出了-----讓這個人抓住了。

眼角漸漸泛紅,心臟也有如被萬針穿插般的痛苦

啊啊是不是連這個也要給剝奪走了呢。

「不是哦..這全都是まふまふ自己的懦弱」

「把そらるさん給拖下了呢。」

無所謂了,什麼都無所謂了。

只要能彌補,就算是再怎麼艱辛的事都沒關係了..

無法替你分擔痛苦的自己,能為你做到這個份上----

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了。

まふ..有我在,你已經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恩..そらるさん那天沒能赴約」「對不起了,都怪まふまふ的身體沒能堅持」

承受的夠多夠久了,就由我來和你一同------

「沒關係了哦,まふ接下來就由我來承擔吧。」

「能聽到そらるさん這麼說,已經沒有遺憾了哦」

溫熱的濕潤感,一道道的留了下來-----

そらる比誰都了解,那一個少年早就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這一個名為まふまふ的怪物。

沒有什麼都比你還來的重要,就由這次的機會

讓我將這一切給抹滅掉吧。

そらるさん我們一輩子的在一起吧。」

讓你也變得跟我一樣墮落吧。”

這可是、為了你而編造的虛像。

一起得到幸福吧。「そらるさん來吧。」「你..快樂嗎。」

「非常快樂哦,現在很幸福呢。」

一旦被抓住後,就連身心也都被染上了你的顏色

那一個令自己眷戀不已的------曾經。

-

這是給親友的賀文哦哦哦!!!!!!!!((他是ㄊㄕ(走開##

好希望自己也可以像他一樣,寫出一篇篇扣人心弦的文章。

每一篇都能帶給讀者感觸,那不正是每一個文手最希望的嗎?

嘛…這次也嘗試寫了不太一樣的文uwu-------

希望大家會喜歡!!!!!!謝謝一直以來的觀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