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在怎麼的憧憬那個人,
卻怎麼樣的也無法得到他。
難道,這不就事實嗎?
一場滂沱大雨下得又急又快-----
街上的每個人都慌慌張張的跑著。
有的情侶倆倆撐一把傘,
有的是剛下課的學生,身體被淋的溼答答的。
唯獨那麼一個身影
不顧他人的眼光,獨自一人站在馬路中央。
號誌燈也亮起了警告,過往的車也只是『叭叭!!』的
希望那一個障礙物趕快讓開。
「哈...早就知道會這樣了...」
少年自言自語的低頭說著
髮梢上漸漸滑落下雨滴,衣服也濕到透露出身軀來。
那一個瘦弱的身子,
就像是好幾天都沒有吃飯一樣
平時都還會有"他"來督促著自己要記得吃飯。...
到現在,人呢?
是厭倦了吧?對自己感到麻煩了吧?
這一切就像這一場雨一樣
來得令人措手不及、令人痛心。
「啊..總算完成了!!!!」
まふ把筆電給關上,站了起來
伸展了下身體。
「腰好痠啊....唔肚子餓了,去買飯吃吧!!!!」
「在不去吃飯的話,到時候又要被そらるさん念了」
まふ隨手拿了件襯衫就換上,
帶了個最重要的手機、錢包和鑰匙就出門了。
說是吃飯,卻也不是買便當什麼的
而是跑去便利商店買了個布丁,就打算當作晚餐吃。
「嗯?電話聲?」從口袋裡拿出手機
來電人上顯示著自己最熟悉的那個名字。
近期都在忙新曲子的緣故,已經好~~~久!!!!
都沒有和そらるさん通電話甚至是見面了。
「そらるさん!!!!」看到そらる居然會主動打給自己
まふ的臉上瞬間掛滿笑容。
「啊..接了,まふ。」「我有事想和你說。」
從電話那頭傳來的是そらる的聲音,
好想念你啊...そらるさん。
「怎麼了嗎?そらるさん有什麼事要說?」
「這個..まふ,我們分手吧。」
冷冷的一句,毫無參雜任何的情感存在。
「不是..這個,そらるさん是まふまふ有哪裡做錯了嗎?」
想不到久違的第一通電話,第一句居然是要提分手。
まふ顫抖著嘴唇,鼓起一絲勇氣想要知道理由。
「你沒有做錯什麼」「那、那為什麼?!!」
「就是對你沒有感覺罷了」
就只是幾句話,卻足以把這個人給擊潰。
「這樣啊..まふまふ懂了」
其實まふ自己也是明白的,因為早在之前
就常常看見そらる和一個不認識的女人走在一起
まふ知道後也不敢多問...
因為、那是そらるさん的隱私吧。
恐怕這才是導致分手的最大原因。
そらるさん對自己不在抱有當初的感情了
是そらるさん變心了、對吧。
「掰..掰掰。」想通事實的まふ迅速把通話給切斷。
「冷淡了也疏遠了。」
まふ把遮住視線的劉海,撥到耳朵後。
邊走邊出神,一直一直在想前一秒才發生的事。
怎麼樣的也不願去接受。
『叭叭!!!!叭---------』
まふ想得過於出神
就連已經是紅燈了也沒察覺到。
對向來車,就這樣直直的往まふ身上撞去。
心死人也死。
まふ沒有感受到一絲的疼痛,
因為沒有什麼在比那個還要來的痛了。
在來不及煞車的情況下,衝擊力過大
而導致無法挽回的局面、也是自己自作自受對吧。
路旁的人也漸漸停下腳步,看向馬路的中央
過量失血,血就這樣擴散開來...
まふ就倒在那一片血泊之中。
醫護人員趕到現場時
在一場大雨中,滴答滴答
彷彿也在說明著這個人的生命已消失殆盡。
等送達醫院時,已經沒有心跳呼吸了。
在一個,自己想要盡可能的去得到卻又得不到之時
可是會令人徹底的崩壞的。
與其眼睜睜看得到卻得不到,
倒不如把他給毀滅吧。
-
好啦uwu我又再耍廢惹uwu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