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沉默不再寂靜,劃破天際,傳入耳畔裡的是什麼,是你那破碎的話語還是我的愛語。

有人認為,愛一個人就是讓他幸福,可當這個幸福不屬於自己時,又該如何兌現,排除那些惱人的想法看看現在,真的不是別人了,是我,是我站在他身旁與他一起共度生活。

最平淡的幸福莫非是與愛人在一起,那一種淡淡的甜甜的滋味,再甜蜜不過了。真好。

そらるさん~まふ放鬆身體,軟軟的靠在那人身上,他側著頭目不轉盯的看著電視節目,喊了喊。

「嗯? 「沒什麼,只是想喊一喊你的名字。 「無聊。」說是這麼說,可嘴角上的笑意卻出賣了他,そらる溫柔的將大手覆在まふ頭上,輕揉了下那柔軟的髮,兩人就這樣一來一往的看著電視。

「真好,我們現在真好。 一想到當初,那種像是小學生間的暗戀,到現在,自己一直注視的人正與自己生活在同一屋簷下,まふ不得不感嘆了下自己的勇敢,與那人的喜歡。

或許是無意間的透露,自己的一舉一動其實そらる都有看在眼裡,不說只是想再觀察罷了但也不代表不喜歡嘛,只是在そらる眼中那人經常的炸毛真是太可愛了,讓人想弄捉弄,逗逗他。

まふ,你今天怎麼了 「沒有,只是莫名感嘆了下,我今天難得的感性一下呀! 眼睛笑得彎彎的,まふ說話語氣就像個孩子般,傻裡傻氣的對そらる笑著,這笑容再熟悉不過了,他知道まふ無非是有心事。

「說吧,你怎麼樣我會不清楚?? 「哈哈,什麼也瞞不過そらるさん,」沉默了下,又再度開口,「我在想啊,有時候的選擇是衝動的,以後的事很難說,我怕,怕那麼一刻到來...

他明白他的擔心,他也想過,未曾開口只是不想再為倆人間增加一層隔閡,既然他都想過了那就這樣吧,為倆人以後的路先作打算,我們要過的幸福過的快樂。

語落的那幾秒,空氣中的流動是平靜是安穩的,そらる沒有為まふ所說的話再接下去些什麼,畢竟,最好的安慰就是無聲的陪伴了。

そらる轉過身,他拉過まふ的手將人穩穩的靠在自己懷中,用下巴抵在まふ的頭頂蹭了蹭,這動作維持了幾秒,直到まふ的聲音微微傳出,「我手麻了,そらるさん」懷中的人不適的扭動身子。

「笨蛋。」 「什麼嘛!才不是笨蛋,你看我!」

まふ從人懷中掙脫出,他正坐的坐在沙發上,兩眼直盯盯的看著そらる,不料那人又再度笑了出來。

「笑什麼呀!」笑你傻啊,可這話そらる也只是想想,誰知道說出來眼前的生物會不會又炸了毛。

「我說認真的!そらるさん,你再看我一下!」「有什麼好看的?」「你看就是了!」無奈,真的挺無奈的,幾個月生活下來,從一開始認識這人到現在,唯一不變的就是他那顆愛玩的心,自己又何嘗不是?這就是生活呀。

笑容掛得高高的,卻也沒說什麼也沒做什麼,正當そらる又想開口時まふ伸出一隻白皙的手指,放在他唇上,比了個噓的手勢,天曉得他打的是什麼歪腦筋。

そらるさん謝謝你。」長長的眼睫毛眨了眨,眼中泛著滿滿的愛與謝意,嘴上的手指依舊沒有離開,接著他又繼續說了,「謝謝在這一生中,我遇見了你,喜歡上了你,有好多事用言語表達遠遠不夠,像現在我有點不,」收回手指まふ垂下腦袋,可そらる卻看得清楚まふ的耳根子紅透了。

是在害羞那句喜歡?果真傻,自己硬要說卻又不說完,真是。

まふ你頭抬起來,看著我。」「嗯?抬頭呀。」そらる戳了戳まふ頭頂。

見人不動,乾脆直接的自己伸手抬起まふ的下巴,紅通通的好不可愛。

「不要...放開啦,そらるさん你先把手撤開,我,我」「你什麼?」

そらる故意的逗弄著まふ,這是他的惡趣味,他就喜歡看到まふ對於自己舉動的各種表情變化。

「你就是故意的!」一個大力,まふ從沙發上跑到電視機旁,他氣股股的股起臉頰擺著插腰姿勢,一副我不高興了的樣子,講白了他就是要讓そらる看一看,看!我有小情緒了,還不來安慰我!

生活這麼久了,這倒也不是第一次看到まふ這樣,見怪不怪,他招了招手示意まふ自己乖乖過來。

「什麼意思呀!你這手勢我不接受,換個!」そらる攤攤手。

「不甘心!」意志力呢?當然,對於まふ來說是沒有的,特別這對象還是そらる時,說完自己還是乖乖走了過去。

「就你這嘴會說,再過來點。」そらる輕捏了まふ臉頰,軟綿綿的手感挺不錯,簡直就是個巨型麻糬。

被人這麼一捏,まふ當然還是不樂意的搞得自己像什麼呀?抱枕?不是吧,這形容還真挺怪的,不行不行,不能放縱!不能容忍!

「撤手!そらるさん你自己也有不是嘛!不要捏我臉呀,會痛!」雙頰被捏的紅紅的,雖說そらる也是捏沒多久力道也不大,但這人臉頰照舊紅了,真不虧這白皙的臉。

「就叫你再過來些了,快點,低下頭。」有些命令式的語氣卻帶著溫柔。

まふ聽了也是乖乖低下,他閉上眼,沒有多想什麼,卻換來身下人一陣輕笑,「就叫你別笑了...就愛捉弄人..」見狀まふ要縮回身子向後退時,そらる十指手指扣住まふ的頭,穿過髮絲,他緊緊的將那人的頭靠在自己的肩窩,一吸一吐那清晰的呼吸都打在自己身上,好溫暖,也好令人安心。

まふ沒有再多動,配合著そらる的擁抱,まふ動作不大的頭還是靠在そらる肩上,人蹲了下來喬好了個姿勢,伸出雙手緊擁著他的腰。

「還說我呢,今天的そらるさん簡直像個孩子。」用小腦袋在肩窩蹭了下,大口吸了屬於那人的氣息,是淡淡的薄荷香。真好。

「恩...」「喜歡你,最喜歡そらるさん了。」 「我也是,遇見你真好まふ。」

最狂熱的是我們之間的愛情,最平淡的是我們生活的幸福,最幸運的是我們相遇的契機。不多說,就一句,我愛你。

-

搭浪~太久沒寫了,倆人性格都有點偏(攤)

七夕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