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来打我啊~
也不知道麦丁脑袋是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居然一大清早的就想把安子晏给挖了起来。
“起来。” 麦丁伸手推了推安子晏的背,一秒,两秒,见那人没反应,他又继续边喊边推 “安子晏,你给我起来。在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语落,麦丁的脸遭到枕头正面攻击。
“你给老子去死。” “说这什麽话,我死了,我看你捨不捨得。” 麦丁一脸得意的瞧了下安子晏的背,”都说了,你,” 哇的一声,麦丁人就被安子晏给拉到被子裡头。
“再吵,我就亲自送你下地狱。” “老公~起来嘛,就陪我去个超市抢特价商品,不会少块肉的。”
“不要。我是不会少块肉,但你会。” 安子晏将手伸向麦丁的腰,用力的捏了下。
“疼!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干什麽!有本事,” 麦丁趁安子晏不注意,一挣扎从被窝裡跳了出来。
“有本事你来打我呗!来打我啊!~” 麦丁刻意的将屁股转向安子晏扭了扭,摆明的挑衅,不料不但没成功,反遭安子晏将一军。
“再扭,信不信老子把你下本身整个扭下来。”多麽可怕又具威吓力的一句话呀。料麦丁也不敢继续扭,安子晏就睡这麽下去,想当然,没戏了麦丁也就自己换套衣服到超市去了。
2:看看我嘛看看我嘛看看我嘛
上课时间,有的同学倒的倒,睡的睡,聊天的聊天。压根没几人在注意台上老师的一举一动。
正当麦丁当那麽唯一几个 “好学生”时,看到身旁安子晏不但没在上课又在底下玩手机,身为学习委员的麦丁小声的喊了喊, “安子晏,让你上课不上课还在底下玩什麽玩,我们祖国需要的不是这种人才,认真点行不?” 安子晏没回答,安静的继续手边工作。打手游。
“我,我都说了让你别玩,” “麦丁。” “嗯?” “我是不是太久没教训你了。”
伟大的祖国啊,你看看安子晏,不但没悔意竟还想打我!你说有没有天理了。
见安子晏跟自己说话半点正眼都没对上,麦丁更是囉嗦起来。我说,你现在不怕了,竟敢继续跟安子晏理论啊?麦丁啊~麦丁,小心成为待窄羔羊。
“同学~你,你说话至少正眼看我嘛~要不然我像在自言自语似的?” “关老子什麽事。”
“我,不是嘛~就让你看看我,有这麽痛苦啊?” 安子晏沉默了下,像是在思考般 “恩。”
平时让你别看我时你就他妈死盯,现在让你看,你又不看!你这人,你,我麦丁当初怎麽会看上你啊。
“看看我嘛看看我嘛看看我嘛” 麦盯死缠的缠在安子晏的手臂上。
“麦丁。” 安子晏放下手机,终于,抬起头。
“给你两条路选。一、自己把嘴堵起来,二、老子帮你堵。” 安子晏似笑非笑的看着麦丁。
“我,” “太慢了。” 说完,唇与唇重叠,之后就没再听见麦丁的囉嗦了,换来的是一片红晕。
3:故意把对方的名子念得很奇怪/起奇怪的绰号
“安子晏,我问你。”麦丁将安子晏的椅子转向自己。
“你之前有没有人被叫过什麽奇怪的绰号啊?” “问这没营养的干嘛。”
“哪没营养了,就让你跟我分享过往呗?” “不想回答。” 随后安子晏又将自己的椅子转了回去,打lol。麦丁见没趣,转了转眼珠,冒出了几个想法。
“麦丁,如果你还不想死的话,就别打歪脑筋。” 不是吧,这也能被你猜到。
正当麦丁还在想为啥这也被安子晏发现时,他不知道自己那时打出歪脑筋的笑声早就传到安子晏的耳边,蠢,没见过这麽蠢的。
“安子晏,真不行?” “想死?” “哦。” 不玩就不玩。
4:赖在地上不走/打滚
今早麦丁一起床看到了难得的一大光景,安子晏,那个安子晏居然起床了。嘴巴张得开开的,麦丁抖了抖手指,指向安子晏。
“你,你没事吧?” “有病吗你。” 安子晏拍掉麦丁的手,麦丁将手收回来后又问。
“今天假日。”
“我知道。”
“然后你起得比我早。”
“这我也知道。”
“还有桌上那早餐。”
“我买的。”
“哦。这不是重点!” 麦丁大叫了声,向后退了几步,又再次指着前方的人。
“你肯定不是安子晏,安子晏在哪,快把他交出来!” “我看我先替你找个医生比较快,有病。”
再次将麦丁手拍掉,不理会麦丁,安子晏自己走到客厅开始吃起早餐。
没多久麦丁就从房间走了出来,乖乖的自己坐在沙发上也跟着吃起来,他不明白,今天又不是什麽日子,到底什麽风把安子晏给挖了起来。真是太可怕了。
“麦丁,等会吃完早餐,你去换件衣服我带你出去。” “哦。” 迟疑了下,麦丁才又反应过来。
“什麽!!你要带我出去?不是带我去寻死吧?” “你想,我可以帮你。” “我呸,说这什麽话。”
不是,我说麦丁啊,说要寻死这也是你起的头吧。怎麽还怪到安子晏身上了。
“对了,那是要去哪?” “到时候你就知道。”
怎麽,怎麽有种熟悉感。
“安子晏,先说好。我不绷级的。" 麦丁看了看安子晏,安子晏也看回去,但他就是没说话。
“不是吧,你这默认了?上次你带我去蹦级,我差点没把尿洒在空中。”
“还由得你。” “我不去。” “这麽确定?”
安子晏晃了晃手中的戒指, “不去,就不还你了。” “你!你什麽时候拿走的!” 安子晏摆了摆手。
你,你自己想玩就说,我看你绷啊。不要有事没事就拖我下水,这绷得我想死啊,大哥。
麦丁自己心裡憋得委屈,但他没说,下秒他自个儿赖在地上。
“还我,安子晏。” 麦丁的脸装得要哭样。
“你去我就还你。” “有话好说,不要这样嘛~好老公~” “叫屁。”
麦丁见状这招"好老公"对安子晏没用,他不得不紧张起来,他紧张什麽他也不知道,莫名地他有种委屈感。
“我,” 不知道该说什麽,也不想蹦级,又想把戒指拿回来,这两头烧得麦丁慌。
“走不走?” 划破沉寂,安子晏来了那麽一句更是把麦丁逼急了,但麦丁却什麽也没说,他坐在地上低着头,看麦丁话不回安子晏走到他面前,正想把麦丁他抬起来时却发现他身躯在颤抖。
“喂,你哭屁啊。” “我,我也不想哭啊。” 语句带着颤抖,麦丁皱着小脸擦起眼泪来。
“行了,算我输给你了,不蹦了戒指也还你。” “你生气了哦。” “没有,早知道你会哭我就不逗你了。”
看见你哭,比什麽都要来得让我捨不得。
5:幸灾乐祸
哈哈!皇天不负苦心人啊!
我伟大的麦丁,这阵子受的委屈就是为了这天的到来~安子晏啊安子晏,看你还敢不敢再爷爷面前欺负我!
前几天,安子晏的爷爷打了通电话过来,好让安子晏和麦丁去探访他。
“安子晏,你说我该带点什麽去看爷爷吗?” “白痴,又不是第一次去了。” “哦。当我没问。”
准备得差不多之后,安子晏和麦丁就动身前往爷爷的住宅,一路上麦丁不是傻笑就是白痴的看向安子晏,这表情压根又再打歪脑筋,安子晏也没打算戳破他,他就喜欢看麦丁这样一付骄傲完后被自己反整回来的失望脸。
“到了,下车吧。” “恩。” 到最后麦丁也是什麽都没准备,不过,他倒是准备了别的在自己嘴裡。
按了门铃,看门被打开时麦丁开心的看到了爷爷, “爷爷!我来找您了!”
“乖,就你最乖了。” 爷爷笑呵呵的将麦丁招呼进来,安子晏就靠在门旁没多说什麽,跟了进去。
“爷爷,我等会告诉你一件事,不要让安子晏给听到了。” “呦,在背后说别人坏话呢。” 安子晏踢了下麦丁的屁股。
“爷爷你看他!又欺负我了!” “子晏啊,你还是不听就爱这麽欺负小麦。” 安子晏瞪了瞪麦丁,才将眼神给收了回来,换了个温和的表情看向爷爷。
“我这是在教育他。” “教育什麽!你当我狗呢你!” 安子晏笑了下,”你知道就好。” “我,我跟你没完没了。” 走着瞧!
“爷爷!” “小麦你乖,我替你教训教训子晏啊。” “还是爷爷你对我最好了!” 麦丁愉悦的替爷爷揉揉肩膀。
表情就是一脸得瑟,你得瑟你行,看安子晏回家还不好好收拾你,让你知道谁是你男人。
6:在完全不合适的地方犯中二病
俗话说的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现在麦丁可能是之前吃苏小米的口水吃多了,老没事在卖场裡中二起来,不看地点。
推着推车的麦丁和安子晏在卖场逛了起来,难得的麦丁今天顺利地把安子晏叫起来,他当然得好好把握这机会,多买点好让安子晏帮自己提回家。
“安子晏,你有没有想买什麽?”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继续推着推,麦丁默默的走到了没什麽人的角落,他说,”哼哈哈!安子晏,束手就擒吧!”
“你怎麽还不去死。” “认输吧!你这恶势力!” 安子晏无奈地看着麦丁耍蠢,早知道不带他去找苏小米了,简直给自己没事找事做。麦丁现在真活像个白痴一样。
“闪边,想做蠢事到那边去,别把老子跟你溷为一谈了。丢我的脸。” “什麽嘛,真没趣。不就是让你配合我下?” “真想让我配合你?” 麦丁大力的点点头。
“如果你是在床上说的话,我很乐意。” “流氓!下流!你无耻!” 麦丁红着耳朵,迈开步伐又推到了别的地方逛了起来。
”白痴。”麦丁走在前头,他不知道当他红着耳朵走开时,安子晏在他身后是笑得多麽宠溺。
7:像狗一样求对方喂食
安子晏正躺在沙发上滑着平板,而麦丁他正拿了包薯片走了过来。天晓得他又想干嘛。
“安子晏,你说你能不能喂我吃东西?” “你没手?” 果不其然。
“我这不就是想撒撒娇嘛~” “噁心。我不要。” “你先别拒绝得那麽快嘛~安子晏~”
安子晏瞥了下麦丁,他想到了别的。
“麦丁。” 安子晏勾了勾手指,示意叫麦丁再过来些。 “愿意了?” 麦丁有些不解的将身子靠近。
“嘴巴张开。” “什,” 话未说完,安子晏便把手指伸进麦丁嘴裡。
“安,安子晏” 麦丁拍了拍安子晏的手,他不是难受也不是拒绝的表情,正一步步勾引着欲望,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对安子晏来说,是多麽诱人多麽煽情。
安子晏不说话,就只是动动手指,轻轻地在麦丁嘴裡绕着,他压着麦丁小巧的舌头,有些过于的动作让麦丁不适的扭动身体。
“恩~” 麦丁口齿不清的泛红着眼眶,这才让安子晏有些不捨的抽离手指。
“吃够了没?” “谁说要吃这个,我明明都拿薯片来了,你故意曲解意思。” 麦丁脸红的盯着手裡的薯片。
“还想吃?” “不,不想了。”
8:嘲笑对方比自己矮
老天爷就是如此不公平!凭什麽安子晏长得高,人又帅,身材又好,家裡又有钱!就连那,
不想了不想了,麦丁就此打住,看他的脸也知道他想到那方面的事了。
老天爷~你能不能看在小的如此可怜的份上,好歹让我在某些地方有优势嘛!要不然天天被那死没良心的安子晏吐槽我矮。你让小的脸往哪摆好。
“哎~~” 麦丁大声的叹了口气。
“安子晏~~~你个挨千刀的~~” “老子是得罪你了。” 安子晏将书打在麦丁头上。
“你是啊,你个祸水,长得那麽帅。每天出门我都还得担心你会不会给人拐走了!”麦丁有意无意的说。
“你是该担心。” “什麽!我刚说完你就给我承认啊?你是被哪家女人给拐上了,你给我说清楚!”
“不就是你?” “哈?你到底,” 话一出,麦丁想了想,他似乎想明白了。
“你这人,你这人说什麽呢,尽说些有得没的。” “麦丁,麻烦你表情和话统一点。”
“囉嗦呢你!话都被你给扯远了,你说为什麽我比你矮啊?没道理啊,好歹我也是个男人!”
“麦丁,你真有脑袋?” “你,跟你说话根本浪费我体力,不说了我。”
“矮子。” “你,安子晏!老子跟你没完!!”
9:一遍一遍学对方说过的羞耻台词
“快点,安子晏,我想要。” “那边,不要。” “等,等等,好棒。” 我去。
麦丁红着一张脸,看往安子晏的方向,只见那人一脸正经胡说八道。
“安子晏!你有病是吧!学屁。” “你也知道。” 这不知道也难,不是,我说你就那麽爱逗我吗?看我这样很有趣是不是。安子晏一脸刚刚什麽事也没发生的继续滑着平板,而在他旁边的麦丁,就像隻炸了毛的猫,巴不得在安子晏脸上抓来抓来。
“你真无聊,幼稚!” “别把自己说出来。” “安子晏!” 一个倾身,麦丁把身体更靠近些。
他低着头,双手紧揪着安子晏的衣领,那红润的双唇让安子晏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 “安子晏。”
接着,迎来的是麦丁想要的。
10: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异性缘
经过他麦教授的观察,安子晏就算当全班面告知他是麦丁的男人,还是有很多女生死皮赖脸的硬要塞情书过来。恩,见怪不怪,谁叫他是安子晏,是我麦丁的男人。
“奇了怪了?最近也太安分了点?平时不来几个女生硬要我送情书给安子晏,今天怎麽就清静了。”
麦丁挠着头髮,还真有点不习惯,也不是说我喜欢替女生跑腿,送情书,只是还真有点怪啊。我说啊,麦丁,你怎麽就喜欢老想些废事,亏安子晏看得上你。
“那个,不好意思。” 麦丁背后传来了小小的声音,他转过身,看了几眼。是个生面孔,没见过的。
“怎麽了?” “这个给你。” “等,”那女孩一交出情书,就头也不回的跑掉,独留麦丁一人傻在原地。
不是吧。还真给自己搞了个女人缘来。
虽然是不太明白,不过,麦丁暗自地在心裡偷笑。
“安子晏,你看!” 麦丁寻了几个地方,最后走到了学校的图书馆。
“这什麽?垃圾?”
“看好了,是 情 书!”
“关老子屁事。”
“呦,你这是吃醋了吗?”
“给老子闭嘴。”
麦丁稍稍抬起眉头,他一脸得意的看着安子晏,话接着说下去, “等我啊,我把它拆给你看。”
“没兴趣。”
“你是怕我心动吗?会吃醋就说嘛~我可以不付约的。” 麦丁一点一点的将黏贴处撕开来,然后打了开来,他轻轻的将信抽了出来,就在同时他忽略掉了信封背后的字迹。
看看看,从上到下,从下到上,麦丁一字不漏的将内容看完。总结,果真是封情书。
“我还是有异性缘的!安子晏你看!” 麦丁将信封递了出去。
“拿走。” “你就看几眼嘛,嗯?” 烦,安子晏不耐烦的将信拿过,一撇,他笑了。
“笑什麽,我可不敢想像你这是在替我高兴。” “没见过你这麽自作多情的。”
安子晏将信封翻了过去,指了背面的字,既清楚又乾淨的字迹写着,”请帮我交给安子晏,谢谢。”
我,我,真让我面子真没地方摆了我。丢脸死了。
“误会一场,安子晏你可不会要去吧?” 麦丁恨不得现在就把纸揉烂,成了废纸最好!
“我考虑考虑,可能吧。” “还考虑!你外遇啊你,要不要脸了。” 方才说想付约来着的是谁?这白痴。
“不许去你听见没,我不允许!安子晏你是我的,是我麦丁的男人。”
安子晏没说话,书巧妙的将他的脸遮了起来,谁知道麦丁也不知道,书后的安子晏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此时的安子晏心想, “说不定多来几次,让麦丁为自己吃醋也不错。”
11:求我啊~
“好老公~” 每次只要一听到麦丁这麽叫自己时,安子晏就敢肯定不是好事。
果不其然,下秒,麦丁把安子晏手中的书抽走,将人转过来面对自己。
“好老公,借我车开开呗?” “不行。” “这次我绝对会小~心~的把车和人开回来的,相信我!”
“我还想要我的车。麦丁,你忘记你上次的教训了?” 安子晏刻意的捏了下麦丁的脸颊,但麦丁也不甘示弱!
“谁叫你又不陪我去,我自己走路到那很麻烦的~” “那就不要去。”
讲白点,安子晏就是担心,但他却不会表现出来,谁叫他是安子晏,再说他也不是说不陪麦丁去,他就爱玩想看麦丁那付蠢表情,来求求自己。
“来,说点好听的。” “我凭什麽说啊?” “那就免谈。”
“安子晏!你就不能偶尔疼疼我呀?” “我平时是都在毒打你?” 麦丁嚥了口口水,撒娇的拍安子晏的大腿,摇了摇。
“就走嘛~求你了,好老公?” “就你烦。” “走呗?” 安子晏只是站了起来没有说话,但麦丁知道他答应了。
12:你睡着了吗?你睡着了吗?
辗转难眠,翻来复去。
一个晚上都不知道麦丁究竟动多久,就是不肯安安静静的睡觉,不动是多痛苦啊?好好睡一觉这麽难吗。
“你再动,信不信老子把你踢下床,让你跟地板来个亲密接触。”
“我这不就是睡不着吗,你不能哄我下啊?” “不能。” “那你就别说我乱动了。” “老子就把你给绑起来。”
残忍,这魔鬼!
麦丁忍着不动的心情,可他痛苦啊,怎麽睡就是睡不好,一想到安子晏在自己身旁睡得如此安好时,他不爽!他就是不爽自己睡不着时,枕边人睡得那麽安眠,我就吵你!吵得你跟我一样!
天晓得麦丁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吵安子晏睡觉。
“你睡着了吗?你睡着了吗?” “安,”
一个翻身,安子晏把麦丁困在自己与床之间,低下头他轻语着,”麦丁,要是你不想睡了,我可以帮你永远都醒不来。” “别,我还想见那美好的太阳。”安子晏的低语那麦丁觉得耳朵有点痒,但他不讨厌。
“那你就消停点,对大家都好。” “你哄我下,我就可以睡着了,真的。” 麦丁眨着眼睛,心想安子晏领不领情。
“可以啊,你就别后悔。” “你想干嘛,光天,” “光个屁,都晚上了你瞎了是吗?”
“我这不就开开玩笑,你凶什麽。” “麦丁,睡吧。” 安子晏温柔的顺着麦丁的头髮,像在哄孩子般,想不到他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傻孩子,安子晏的温柔就只属于你麦丁一人啊,你当然看不到,因为安子晏不经意的对你温柔你是当事人,你又怎麽从别人身上发现呢。乖乖用心体会吧。
13:因为看见对方的一个小错误拼命的笑
安子晏犯了个小错误。
被麦丁死命挖起来上学,他起床气也就更严重,哪管得着那麽多,穿就对了。
在准备去上学时,他随手拿了双袜子,也没特别去注意就穿上了。与其说没注意,倒不如说是他眼睛根本就是迷迷煳煳的闭着,穿袜子,再穿鞋子,当然就忽视了些小地方。
起床上学再放学。结束了一天。
回家时,安子晏脱下酒红小马靴,他愣了下看着自己的脚,一黑一白。
“安子晏,你干嘛?” 麦丁正放好脱下的鞋子,转过头视线就落在安子晏的袜子上,他没忍住就这样笑了出来。真够大声的拼命笑。
“哈哈哈哈,你也有这天啊!安子晏你真蠢,居然穿错袜子,还不同色!” 在麦丁狂笑的下场就是换来安子晏一阵的冷眼,他不怕,跟安子晏相处这麽久他早习惯这眼神了。
“给老子闭嘴,笑屁。” “你就别不好意思了,这没什麽嘛。” 没什麽那你笑个鬼。
14:电话骚扰
从床头那传来了电话铃声,虽然是很不想接,但不接又怎麽睡。
安子晏用手撑起身,将手机拿起接通,“你起床了没?” 电话那端传来的是麦丁的声音。
因为最近要回家裡处理些私事,安子晏与麦丁说了声后就先回自己家住,麦丁也知道所以他不会任性的要求什麽,只是单纯地寂寞了,想听听老公的声音罢了。
“还没,但被你吵起来了。” 冷冷的回声,如果电话另头不是麦丁,安子晏肯定把那人宰了不成。
“是吗,那我不打扰你了,我,” “不用了,怎麽了吗?” 或许是安子晏还没睡醒,他的声线比平时更慵懒更柔,其实麦丁很喜欢安子晏的声音,在那之中彷彿有股魔力时时刻刻吸引着自己,深陷其中。
“没什麽,只是想你了。” 放低自己的声音,麦丁像是在撒娇般的垂下眼眸,靠在枕头上,他静静的听着。
“傻瓜,明天我就回去了。” “恩。”
很多时后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时间久了,你自然而然就会知道其中的意义,没有为什麽,只因我爱你。
15:把自己的自拍侵入对方生活的角角落落
“怎麽样?” “什麽怎麽样。” 一个个摆好位子后,麦丁骄傲的拉着安子晏看过。
“照片啊!” “不怎麽样。” “你什麽意思。” “就这意思。”真,真跟你没有共同语言。
眼睛扫了周遭一圈后,安子晏拿起了床头柜上的一个相框,照片中的人笑得很灿烂,手指大大的比个胜利姿势,颜色是黑白的。
“麦丁。” “怎麽?” “你要死了吗?” “去你的,咒我死干嘛!”
安子晏把照片丢了过去, “你自己看。”
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麦丁只觉得完美!自己怎麽照得如此帅气!
“帅气!” “噁心。快把你那笑容收回去,老子的早餐都快吐出来了。”
麦丁才不管安子晏,他继续笑着,他笑啊~笑的。开心得勒!
“我就偏要把我充满你的生活!无论何处!你逃也逃不出我的魔掌。” “是吗?” “没错!”
看来安子晏的教育真不够,麦丁果然没个明白。安子晏啊,你就别太怪麦丁了,从始至终,他都只是个孩子,就像当初那样义无反顾的爱着你的那个麦丁。
安子晏拉过麦丁的手,好让他倒在自己怀裡,接着他说, “你早就是我的世界了,我的麦丁。”

-

不同以往,這次把自己一直很想寫的晏麥給碼出來了!此文中的兩人是安大筆下的,我是二創來著。

這次真的碼的很開心,如果能讓你也看得開心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因為一些緣故,這次小說字體是採用簡體,還請見諒,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