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啊,まふ」又來了,少給我這種假惺惺的好臉色看。

そらるさん早上好」壓根沒把眼神對上的まふ,就這樣擦肩而過到了廚房去,每天早上要幫そらる倒咖啡一直是在這個家以來的慣例。

倒下咖啡豆,按下按鍵。咖啡機開始冒出陣陣白煙,頓時飄在空氣中的便是那咖啡豆香。

「謝啦」そらるまふ手中把杯子接過。

初嘗了一口,そらる就把杯子給放下,接著道:「昨天,是我的錯。抱歉了啊難為你了、まふ

「诶….?!為什麼,為什麼そらるさん要對我道歉?」心中滿是無盡的悶痛,這種如鯁在喉的感受真是殘忍。

「我昨天不是做了讓你不舒服的行為嗎?所以,我想好好的跟你說清楚。」「是嗎……..

「那麼對我做這些事情的そらるさん,你、後悔嗎?後悔碰上我這個男人了嗎?」後悔我愛上你了嗎。

沒等到そらる的回應,まふ先是對那人行個大大的鞠躬後,就逕自的走回房間去,打開房門、將門給鎖上。まふ輕輕的靠在房門前,他將身子蜷曲在一起,淚水與哭泣的悶哼聲也無語的落下。 

心臟、好難受。彷彿快要窒息般的抽痛著,可不可以就這麼放棄,如此地沉睡於自己的幻想之中,將這份愛保存於心中,都不會是壞事的對吧。

『叩叩叩』是房門外傳來的敲門聲。

「我知道你在裡面的まふ,難道你現在就這麼不想看到我嗎?そらる語氣明顯低落許多,但房內的人卻未對此回應些什麼。就只是沉默著。

…..?」過了幾分鐘後,就在這時候そらる隱約的聽到從房門的另一邊傳來了敲擊聲。

那敲擊聲不像隨意敲打,而是負有節奏的。

不知為何的心頭湧上了一絲想法,總覺得,まふ想訴說些什麼,沒有再說些什麼そらる就只是將耳多貼在門上。

『叩叩叩 叩叩叩叩叩 叩叩叩』雖然大致上再怎麼認真去聽,還是不可能把敲擊聲聽得人話,想到這そらる不禁感嘆了下自己剛剛的奇特想法。最後,そらる做下決定。

「那個,你聽我說一下好嗎?そらる將頭輕靠在門上。

まふ、最終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還是發生了。」「我可能、」

聽到後方的門把傳來轉動的聲音,そらる站了起來,「まふ……

「什麼都不要再說了,真的。讓我們保持原樣就好,什麼都不要再去改變了。」堵塞的話語無法吐露。

是阿。讓我們就此停留在這,我想對你我都好。即便我愛你,一輩子都無法傳達。

「你真的這麼認為?」「」「可以哦,既然你想要的話。那麼我答應你。」

最後,走廊上迴盪的是那份拒絕與妥協。

 -

不知不覺中,一年過去。             

在這個家裡まふ也有了很多的想法,雖然這一年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經歷過就是了,但他不後悔,

畢竟在這度過了與他的各種時光、以朋友的身分,然而他的暗戀卻也要在今天結束了。

突如其來的消息打進腦袋裡,就是そらる要訂婚了,而那個訂婚對象就是鄰鎮的千金小姐。

各種細碎話語就這麼在僕人之間傳了開來,就算そらる沒有直接表明這事,但傳來傳去搞到最後都成了不變的事實。

まふ進來吧」「打擾了」

そらる坐在單人椅上將椅背轉向門口的那方,手拿報紙一頁又一頁的翻閱著,聽到開門聲後他用手揮了下示意叫まふ進來並走到自己身旁。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沒事就不能找你?そらる故意地反問回去。

「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說吧、你到底想告訴我什麼?まふ單手撐著桌面,將椅子給轉了過來與自己面對面。

「哼恩……そらる不發一語,輕哼了聲。

「不要無視我的問題。說還是不說,不說的話我就先出去工作了。

「不說是嗎?既然如此」,まふ別過頭準備離開書房時,一個重心不穩,他發現そらる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放開」他用力掙脫,想把這人手一把甩掉。

不料,下秒自己卻跌進そらる的懷中,まふ使勁地想要把人給推開起身,卻被那過於大力的手勁給困住。

「放、」「就一會,就這樣讓我抱著你一下子就好了。我保證。」無賴的將頭靠在まふ肩上,活像個孩子似的そらる不斷的貪婪著他的所有、他的氣息。

「就、就一會哦..!」「恩,知道了。

まふ」「又怎麼了?」「謝謝你。」「唔….」,明明就打算拒絕了,可自己並未感到一絲的厭惡,反而….反而能這樣子的被そらるさん依賴、我覺得很開心。

真的,非常謝謝你還願意理我..まふ輕把手放在そらる的頭上,他溫柔地順著頭髮滑落到髮尾,靜靜的聽著。

但願時間能就此停下,是否能將我對你的這份情感就此凍結。

そらるさん已經沒事了哦。我早就沒有再跟你賭氣了,只是你要答應我,你要過得很幸福很幸福,這樣就足夠了。」其餘的、只要你能快樂。全部早就都無所謂了。

「沒能提前告訴你,我很抱歉」そらる將頭抬起,與まふ四面相對。

「訂婚這事,不是我決定的,是老家那邊...」「恩」

まふ你知道的。我其實並不想結婚,況且我跟那什麼千金小姐壓根沒見過面。」越是把話說出來,そらる越是覺得自己似乎把心中的一顆大石給放了下來。

每每待在まふ身邊時,總給人種很安心的溫度。一直以來都是,現在也不曾改變過。

「振作點吧!明天下午不是就要去提親了?要做人丈夫的可不能一直重頭喪氣的呀!まふ用拳頭搥了下そらる的肩膀。

「這種事我當然知道!還、」頓時,一陣天搖地動。

地板大力的晃動起來,天花板上的風扇也搖搖欲墜著,看著身邊周遭的物品一個個墜落後,兩人都驚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正打算跨出步伐跑向門口時,因地板劇烈的搖晃讓まふ的腿軟了下來雙膝著地,一時還無法使出力量站起。

「是地震!そらるさん你就別管我了,你趕快走!!!まふ拼命的揮動雙手,想要就此把人給趕走,想不到的是そらる不只不走,甚至站到自己面想要將自己給背起。

「都說了你、」「.....」一陣刺痛感襲上,まふ用手搓揉著剛才扭傷右腳。

「你腳都扭傷了我怎麼可能還放著你一個人不管啊!!!笨蛋嗎你!!」「傻也要傻得有限度啊!

的確。面對そらる的話,有那麼一瞬間まふ什麼都無法反駁出來。

「那就麻煩你了..」「還講些什麼傻話呢你」,そらる輕輕的牽起まふ的手把他扶著,「你先靠在這桌子旁」

「好了,上來吧!..還可以自己撐著上來吧?」「我可以」緊咬牙齒,先是將手搭在そらる的肩上,之後那人的力氣一次的將自己給背了上去。

「我不會太重吧..?」「沒事。我想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

踏著沉重的步伐,儘管まふ的身材算是瘦的了但畢竟還是個男人,無可否認的是這對於自己來說還是有點吃力。

在地震的搖晃下,屋內的僕人們也一個個的在走廊上奔跑起來,都這時候了保命要緊誰管主人死活。

想當然地,自然而然就沒人發現そらるまふ還在最尾端的書房裡。

「這樣下去,我們都會死的。」“自己就是個拖垮そらるさん的贅罪”現在まふ很難能不有這種念頭。

「又在亂講什麼,你不相信我?」「才不是!」「既然如此你就乖乖的趴在我背上就好,由我來帶你逃出這裡。」

時間越過越久,地震絲毫沒有要減弱的意思,接著,最不想看到的情況就這麼倒在自己眼前。

天花板上的電燈如此輕易的掉落下來,『框當』一聲,清脆響亮的玻璃碎片散了開來。

「危險....!!」「慘了。」一個不注意差點就讓玻璃碎片割到腳上,好險就在まふ喊了那聲後,反應過來。

「謝啦,まふ你可要抓緊囉」說完,そらる開始在走廊上奔跑起來。

逐漸放大的是那喘氣聲,跑得氣喘吁吁卻還一刻都不得閒,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先逃離這裡要緊!

緊抓そらる的肩膀,まふ的身軀卻止不住的不停顫抖著。

まふ你給我振作點!!不准給我放掉任何一絲的求生意志啊!!そらる生氣的大喊。

「我才沒有!!!我們全部都要一起活下去啊!!」「這樣才對嘛,下一個轉角就要到樓梯那了!

使盡全身的力氣,そらる背著まふ往那逃生口跑去。可事情總不是如此順人心的。

そらるさん!前面!!!」「诶?!!可惡,まふ我要先把你放下去了!」「什、」尚未做好個心理準備,就被人從背上給摔了下來。

.....好痛..咳咳..そらるさん你、」

「诶?..騙人的吧..........」「喂!そらるさん!!!你的腳啊!!まふ一睜開眼就看到そらる用四肢伏臥在地,將まふ在自己與地板間形成了空間,讓まふ沒有受到一點傷害,但剛才倒下的大型木製櫃,好死不死就那麼剛好,穩穩地把そらる的腳給壓住。

「我沒事的...放心。」「都壓到腳了!!算我拜託你了...不要再勉強自己了啊!」

「真的沒事的。....你哭什麼啦,趕緊把你的眼淚擦一擦」そらる語氣中帶著溺愛,他微微露出笑容的把まふ的淚水擦乾。

「雖然最後時刻,我很想在你面前露出最帥氣的一面,但是..腳、真的好疼啊..

「笨蛋。你真是個大笨蛋!」「要是你不跟我一起離開這裡的話,我也不走了!!」使勁地想要抬起木櫃可那重量不是一人所能負荷的。

一試再試,雙手抬到都稍稍紅腫了,可木櫃卻仍然的不為所動

「糟糕.....まふ順勢看了下四周。

天花板上的油漆因地震而逐漸脫落,就連那水泥塊也剝落而下一塊又一塊的砸落在自己身旁,也因為如此即便揮動雙手,揮之不去的是眼前的灰煙。

「咳咳....呼吸..變得困難了...」一不注意そらる就吸進了混著大量塵埃和灰土的空氣,「說、說不定.....再過不久這棟房子就會整個崩塌了呢...」臉上不停直冒汗卻什麼都無能為力,什麼也都無法幫助到他,這樣的自己真的..

「我..我絕對不會走的!!!」,まふ死命地抓著そらる的衣服。

...」聽到這話,そらる沒有再多說些什麼,他吃力的伸出一隻手幫まふ頭髮和臉上的塵土撥開,笑了笑。

看到まふ在自己身下說什麼也都不走,這讓そらる況且也只能保持同樣的姿勢來保護他,但想是這麼想,現實中可沒那麼容易,現在自己的腳都快要疼死了,骨頭被木櫃壓得死死地時不時還發出『喀、喀、喀』的聲響,肯定九成以上是粉碎性骨折了吧。

隨著周遭的粉塵越來越嚴重,就連兩人想要睜開眼睛來確認對方的位置都已經變得很困難了,更何況是想要向外界求救。這根本難上加難。

這時巨大的瓦礫塊更是『碰』的一大巨響,重壓在木櫃上,數不清的塵埃與灰土在空氣中散了開來,眼前盡是一片灰。無法捉摸到些什麼東西的情況下,真的很令人死心。

..咳咳...まふ,你有聽到我說話嗎?そらる半瞇著眼,試圖想要看清身下的人,不料那人半點回應都沒回傳到自己耳中,空氣中盡是一片窒息般的寧靜。

...」「まふ..?....聽到的話就回答我啊!!まふ!!!」「.....そらる..さん?我的頭、好痛啊..」揉了下太陽穴後まふ摸上自己的後腦勺,一陣刺痛感瞬間湧上。

「唔啊....好痛..」「唔噁..咳...咳咳..頭好暈,好想吐。」一時半刻還無法反應過來的まふ一睜開眼,眼前的暈眩畫面更是讓自己的身體產生了排斥,「そらるさん,你、你不要亂動啊...這樣、我很難看清你耶..

「我沒有亂動啊,倒是你沒事吧?一直喊著頭好痛的..」「诶嘿嘿..沒事的沒事的,我們還得趕緊逃離這裡呢..」「已經來不及了。我或許..撐不到那時候了..」語落,まふ感到身上一陣的重量壓了上來。

雖然看不見眼前,但依舊清晰可知的是那柔軟的觸感,そらる因支撐不住倒在自己身上,而那木櫃的重量更是加倍般的壓上、令人難以呼吸。原來..原來這人一直為了自己承受著。

そらるさん..已經可以了。」「...」歇盡一絲力氣想要回應まふそらる頓時什麼話都說不出口,欲開口,卻連一絲絲的話語都無法順利傳達。

「恩...我們就這樣吧。我想、你是對的,我們早就無法逃離這裡了。まふ更是把身上的人擁住,並非感到生命的盡頭,而是能與這人死在這,我認為這是幸福的。

「...」感受那心跳的上下。感受那人體的溫度。感受那凌亂的呼吸。

此時此刻,時間彷彿都被凝結住了。空氣中只剩下兩人虛弱的吐息聲。

 

這裡、是哪裡?而我、又怎麼會在這?

不知過了多久,幾天?幾夜?數小時的時間待在黑暗中,什麼也都聽不清看不見。

細小的呼喊聲傳了過來----

『快去那邊找找看!!』越靠越近的人聲傳入耳中,『喂!!!這邊發現兩名傷患!請求支援!』手電筒刺眼的燈光照了上來,而那救援聲更是在耳邊環繞。

“我.....活著嗎?還是已經死了。まふ微微的動了下手指。

『回報..其中一名傷患已無生命跡象』頓時,身上的重量被移開,取而代之的被人給抬起的自己,完全使不上力氣猶如被抽空般,垂下的雙手是冰冷的。

『另一名----大量------』模糊不清的話被阻隔在外。

 

“等我。我來找你了,そらるさん”黑暗中的另一絲曙光,便是在另端的你。

 

<

總覺得......最近心情很複雜呢:))

感謝到此觀看的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