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是不平等的,人生來本該就有自己的選擇,憑什麼因為大眾的一個觀念硬要把他的愛給剝奪走,彷彿被定了個滔天大罪,就只因為是他而不是她。
そらる有了個戀人,沒錯。
單身至今、他不敢奢望自己能遇見比眼前這人更好的,因為這人給予自己的就已經是全世界了,可現在、他卻無法把這戀情說出來,就只能夠暗地裡的訴說愛情。
望向那天空、那三個字如鯁在喉。
「你不後悔?」天月問。
そらる搖搖頭,「我從不為自己所做的決定感到一絲後悔,我能做的就是把我的愛給了他,盡我所能地去愛他。」
「そらるさん、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但你還是愛著他的,對吧?你知道嗎,當你提起有關まふくん時,你總是用一種十分溺愛的表情在說。
為什麼,最後時刻你不挽留?」
聽到這そらる笑了笑,良久,他接著道:「為了まふ我可以與全世界唯敵,可當我豎起了防備,這名為愛情的東西將會變成一把利刀,同時也會傷害到他的親人,那麼我又該如何兌現說好的永遠。」語畢,そらる調整了下領帶,頓時一陣大風吹來,天月似有似無的看見那男人用手輕抹過眼角。
「現在真的不是在勉強自己的,對吧?」
「怎麼會,他能邀請我來、我很開心。」
當そらる與天月走進會場時,站在門口招呼賓客的是まふ,「走吧?」「嗯」
「まふくん,恭喜你結婚了啊!」
「欸!天月くん你來啦!我還想說你會不會不來了呢」
「怎麼會,你的婚禮可是一定要到場祝福的啊!對了,你看還有誰來了」天月隨之將身後的人推上前。
帶著些微尷尬,「恭喜你結婚了,まふくん。」
「嗯,謝謝你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さん!我記得你不是有話要跟まふくん說,要不趁現在快點說一說吧!」
「我、」天月趁人一個不注意,用手偷捏了下そらる的手臂,愣了愣,他撓了下頭髮後才妥協。
「我是有話要說,まふ你現在有空嗎?」
「可以是可以,但....」「賓客這邊我幫你!」天月主動的提出。
「謝謝,那我們去那邊說吧,そらるさん」
不發一語,そらる看了下周遭確定沒人看向自己這邊時,他偷偷的牽起まふ的手,沒有掙脫所以是可以吧?そらる這麼想著。
「手...到這邊就好了吧,そらるさん有什麼話想對我說?」鬆開手,那一放比什麼都要來的痛。
「對、」
「そらるさん我先說,我可不要聽你的道歉。」
「這件事,當初難道不是你我一起下的決定?不要擅自把責任都擔到自己身上啊....這樣、這樣我也只是會更加不捨你的....」每落下一句,まふ的聲音更是哽咽。
「我知道了,或許現在說這些來不及了,但我還是想再親口告訴你。まふ,你還願意聽我說嗎?」
「我願意」まふ一個向前,他將自己的頭靠在そらる肩上,像撫摸著一隻白貓似的,そらる用手輕順過まふ的頭髮。
「雖然能陪你走完下半輩子的人不是我,但你記著無論何時何地,這裡一直都有我在」そらる在まふ的左胸前用手指比劃了顆愛心,「我愛你、まふ。」
「狡猾....這真的太狡猾了そらるさん..」伴隨著まふ的話,そらる隱約感覺到了他的眼淚沾濕了自己西裝。
「答應我,要對你的妻子很好很好,我希望你的家庭是幸福的。好嗎?」
倘若我想與世界唯敵,你是不是會為我傷心難過?那麼我寧可戴上假面,展露笑容,只為你的一個放心。
「我會的」まふ依舊的笑容露了出來,「そらるさん我也告訴你,一直以來我也最喜歡你了,所以你也要找到屬於自己的那一個幸福。」
「我答應你,我看時間差不多了你好該回去會場準備了?嗯?」順勢的替まふ撥了下劉海,最後,そらる在まふ的額頭落下一吻。「嗯。我回去了」
美光燈打下,站在會場中央的是那一對新人。
「回來了?」「嗯,很多事情或許來不及說完,但我想這樣子也就足夠了吧。」
即便賓客席的燈光是暗的,不知為什麼天月卻知道身旁的人正出自於內心的祝福台上的人。
正所謂、“他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快樂”吧。
「天月くん..」「嗯?」
「明明不想在這裡流淚的,可為什麼我卻感到眼角的濕熱感不斷湧出」
撇過頭,天月意外到了。
他以為這人不輕易哭的,不管從之前到現在他從未見他的脆弱,原來、愛情是可以讓一個人改變
「還真是有點遜啊我,天月くん不好意思了,我看我還是先回去好了」
「要回去了嗎?要不你在等一下,等會まふくん來敬完酒後你在走也不遲?」「不必了,我怕我會抑制不住我對他的情感的。先走了」
我想、我可沒有那麼大的決心,你在我的面前我卻不能將你緊緊的擁抱在我懷裡。
我們所以做下的抉擇,對與不對,誰說的算。
-
靈感來自微博的一個小視頻:《宅腐》这个都应该看看。如果爱是平等的,为什么有一种爱一生下来就得戴着镣铐。
會考剩下10天左右!!!!!!啊啊啊啊啊。゚(゚´Д`゚)゚。我要努力了辣。゚(゚´Д`゚)゚。((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