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染於雪白之中的是那鮮紅。

輕輕的將手中的溫度給傳遞過去,把那冰冷融於掌心,晶瑩的水珠一顆一顆地落下,墜到地面之時便化為烏有。頓時、眼中的景象如此的閃耀,彷彿一個不存在般的存在,無法用言語吐露的愛戀只能獨自的上鎖,將身軀蜷曲起來摀住耳朵,任何的細聲碎語都被阻隔在外。

相信這是好的……..是好的。即便獲有資格站在他身旁的人,一輩子都不會是自己時亦同樣。

窗外的人事物,時光流逝般的漸漸變化著,紅與綠交互閃爍的十字路交叉口,一亮一晃的打亮車頭燈,交通指揮飛舞似的左右搖擺,『轟隆轟隆』烏煙瘴氣的汽油味直衝鼻腔。

01.

聽說轉學來了個男生。聽說他頭髮是雪白色的,瞳色是緋紅,很漂亮。聽說他長得意外秀氣甚至比女生還漂亮,還更有氣質呢,所謂空靈感?但這樣反而更想讓人弄得一蹋糊塗呀、糟糕。

那是認識他的第一天,給人的印象就是不愛說話。聽說轉學原因是被師長性騷擾且多次。

02.

そらる一如往常的撐頭望向那片蔚藍,班導師抱著教科書拉開教室門走了進來,拍了拍講桌說著:「今天會有一位新同學轉到班上」台下男生一片喧嘩。「安靜安靜!新同學是男生,你們這群毛頭小子控制點行不?好了,歡迎新同學進來」班導師首先鼓起掌來,台下跟著鼓掌。

一個身影就這麼怕生的站在門口頓了頓,接著,跨出一步踏進教室裡頭。

一陣吵鬧後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轉學生給吸引住,不免好奇心的そらる瞄了眼、愣住了,他不知道這人是想出名還是天生就這樣,柔順的髮質被微風吹拂得飄逸。在陽光的照耀下是那雪白色。

「請多多指教,我是まふまふ」手持粉筆在黑板一筆一劃的寫下名字。

「你要不要自我介紹下?まふ搖搖頭。

「恩…..這樣吧,你坐在第一列倒數第一個位置,そらる人家坐你後面可不要欺負他了哦」

「又不是你……」看都不看在班上可稱上學霸的そらる索性趴了下來,正打算來補個眠。

まふ是戴著口罩的所以班上同學還不知道他的長相,但大多還沒看到臉都先被這一頭髮色給吸引住,就連そらる也不例外。照樣的他是趴下來了沒錯,但そらる把頭撇向走道那旁,等まふ經過時他又再看了眼,稍長細緻的睫毛上下眨眼著。不說還真以為是女孩子。

不以為意的將頭撇了回去,下秒そらる卻將身子往後伸展了下,直接大喇喇的把頭以後仰的方式靠在まふ的桌上,緩緩的將眼眸張開,這才知道他原來怕生成這樣。まふ一臉不知所措的將椅子往後移了幾個距離,他皺起漂亮的小臉雖然隔著口罩,但隱約間可以知道他想表達些什麼。例如……不要靠近我,什麼之類的吧。

03.

從那天起そらる就格外的在意まふ,他好奇他轉學的原因?他好奇那個舉動是不是會令他感到討厭,甚至害怕,但他卻什麼都不知道,除了名字、そらる對於まふ其餘的事情一無所知。

算起來………5天左右了吧,卻都不見まふ將口罩給取下,他好奇是好奇,但多餘的會給當事人造成困擾的そらる一律告訴自己不要過問。畢竟,自己也算不上他的誰。

不過問不代表不在意,相反的是心頭亂糟糟的。

04.

午餐時間總該摘下口罩了吧?そらる如此猜測著。

先將麵包提前一節課買好,鐘聲一響,そらる看著まふ東張西望的提著便當就溜了出去,隨後悄悄的跟隨在後。這不是什麼變態行為,單純好奇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走著走著,想不到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推開鐵門看見まふ靠在頂樓的欄杆吃著便當,似乎是還沒發覺有人まふ戴著耳機專心的咀嚼著。任流於身心的是那輕快的旋律,並非吵雜的人聲。比起與人相處,獨自一人還比較適合自己,而且………..可以省去不必要的麻煩。

把門輕輕的關上,そらる直接走到まふ面前蹲下,吃著吃看到前方多了團黑影的まふ抬起頭來,下秒,與人的距離近得太多太多,他『啊』了一大聲不偏不倚的往後撞到鐵欄杆,痛覺早已大過驚嚇,那生理淚水活生生的在眼眶中打轉著,まふ摀住嘴巴眼角泛紅著,不是同情そらる竟覺得眼前這人居然比想像中還來得可愛。真是瘋了。

「你沒事吧?」起於關心的伸出手想把人給拉起來,想不到まふ卻是直搖頭的給拒絕掉了。

他搜了下口袋想把口罩給戴上,總說人緊張時事情都會做不好的,口罩都還沒摸到,自己的手倒是先被そらる給拉了開來。

「這不是長得挺可愛的?還以為是什麼奇形怪狀呢」まふ驚嚇的用袖口將臉給遮起,臉上浮現朵朵紅雲。

「阿……..不是,這個,我…..」這才發覺自己說了一個男生很可愛的そらる,帶點不好意思的撓了下頭髮,接著道:「我是そらる請多多指教。」

冰冷的掌心與自己重疊時,そらる握得更緊了,まふ怪不好意思的抽開手露出了一個很好看的微笑,這是頭一次看見他笑。そらる不覺得平凡,他認為很好看很好看。

05.

熟得有點突然,說是熟也不怎麼通?

總之まふ已經沒有那麼怕生了,至少面對そらる時照樣是那個最自在的樣子。

一個傾聽一個訴說,在那之間不存在其餘的關係,まふ會把自己平時回家的一些小狀況說給そらる聽,當然的そらる聽得也很開心,流露出的是友誼不是愛情。

朋友與戀人一線之隔,有人說『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就算是在曖昧期,但兩個男人說什麼情談什麼愛,世俗的眼光不允許的就不是好的戀情。

更何況自己是直的,既沒被掰彎也沒愛過男的,說什麼曖昧也沒道理?

這種無理的說法自然而然的傳進當事者的耳裡,對そらる平時的在校學習是沒造成什麼麻煩,まふ就不一樣了。他可就沒那麼好運。

06.

在頂樓時,そらるまふ說過這麼一句話。

「你摘下口罩時很好看,以後試著不戴口罩來上學如何?大家不會因為這樣就討厭你的,相信我吧。」

也就因為這樣,隔天まふ沒戴著口罩,引來的是更多人的注目,這種不懷好意的目光儘管只是懷疑,但就是不自在,まふ很排斥大家這樣看他,同時存在的也是害怕。

一個班上多幾個調皮搗蛋的男生再正常不過了,但皮也不是去弄女生反之跑去挑戲まふ,有拒絕過但就是沒用搞得現在まふ每次都刻意往沒人的地方走,避開了那些惹人眼目的地方。

 

所以才說,不摘下口罩的。

 

是害了他還是幫助他?抑或是往前跨的這一步將他給推下了無底深淵。

07.

桌上被用奇異筆寫滿惡意文字,抽屜裡的課本也不知道跑去哪,書包……好像被丟到垃圾桶裡去了。剛從外堂教室回來的まふ映入眼簾的是這副景象,難受嗎?該說習慣了吧。

他將過長的瀏海撥到耳後,走回座位旁將椅子給拉好,打開後門將書包給拎了回來,至於課本算了吧。大概在資源回收場,說不定早被扔掉了。

まふ坐在位置上他告訴自己不能哭,哭了他們只會變本加厲的。這種事又不是沒遇過,你可以的,まふまふ要堅強。

一回到教室看到這樣子的まふ,一股氣憤感湧出,そらる先是大力的將拉門給關上他惡狠狠的黑著臉,走到まふ身旁,過會,他直接破口大罵出來。

「誰弄的?自己給我承認啊!!!!!出來啊,不要只會欺負他一個好不好?!!!!」夠了……

「說話啊!!!!!怎麼都變啞巴了是嗎?!!!!」住手……..

「你、」話都尚未說完,まふそらる給拉出教室。

走出教室後,換來的是一陣沉默無聲的痛,良久,まふ才微微開口道:「為了我好,拜託你以後不要再接近我了,給我個空間讓我喘息可以嗎?求你了………」「拜託你了,そらるさん。」

08.

每張嘻皮笑臉的面具,不計代價的掛在臉上。

「總算把那個礙眼的趕走了,這下子看他怎麼辦」「這節課我看他大概回不來囉」

此起彼落的嘻笑聲環繞在耳邊,不想聽也不願聽。

「上課了安靜了啊!」老師用掌心拍打著黑板,發出了『碰碰』聲響。

「那裡怎麼空了個座位,有誰沒來的嗎?」「報告老師,他不舒服去保健室躺」

「好,那課本翻到------」去保健室……?不是吧,看來真是我自作多情了,還以為班上的朋友只有我一個,結果還不是順利結交到朋友了?甚至其他事都知道得比我還清楚。什麼嘛……

09.

「他真的是男生嗎?如果是女的怎麼辦呀?

「檢查不會嗎?脫了他褲子-----!

「快點啊,等會老師來就麻煩了」

被人強押在地無力反抗,一個抵三個人的力氣也太強人所難了,盡管まふ努力的掙扭著手腕,牢牢綁在手上的繩子毫無鬆脫的意願,背脊一陣涼意湧上自己的襯衫居然被人給拉了起來,褲子的皮帶也鬆脫掉下。

「放開我啊!!!!!!!你弄一個男的做什麼呀!!!!!」臉被硬貼在骯髒的地面上,石油柏路上的碎石有如利刀般的割傷了小臉,一道鮮紅就這樣流下。

白皙的皮膚如此不遮掩的袒露在空氣中,まふ越是反抗那些人也就跟著越興奮,手腕都扭得跑出勒痕了。

「完了………我好像硬了」一個鼓起的突起物抵在自己的屁股上,誰都會感到噁心,突然被人這麼一做まふ更是嚇得叫了起來。

「不要啊啊啊啊!!!!走開,你們放開我!!!!!走開!!!!!」「不要碰我啊!!!!救命啊啊啊老師來救我啊!!!

誰都可以……….拜託來救救我---------

「不是吧…..

「我我,好像不討厭………倒不如說他看起來甚至比真正的女孩子更美」

「要試試看嗎……..?」其中一個男生出聲表示意願

「不、不要!!!!拿開啊!!!!!!!!!!!!!!

 

即便到最後喊到聲音都啞了,衣服也被人扯得凌亂一片,白皙的皮膚上也留下一痕又一痕抹滅不掉的過去。

10.

長達1星期沒見到人,直到最近才曉得原來早在之前就再次轉走了。

老師並沒有詳細說明轉學的原因,但同班同學似乎都心知肚明,有的態度平靜;有的一聽到他的名字人就慌了;有的不顧在場其他同學直接大肆宣揚。那天,他們是怎麼對待まふ的。

そらる比以往都來得更加鎮定不過,他比誰都清楚,傷害到まふ的真正元兇不是在場的其他同學或是老師,而是當初在心裡默許要保護他的那個自己。說到底不就是自己害的嗎?好一個幫忙,可不僅幫倒忙,甚至連人命都差點搞丟了。

倘若,自己沒主動去找まふ是不是就不會變成這樣子;那麼,願時間到流回到過去讓我與他只是個鄰座的陌生人。

他記得、まふ曾說過『能遇見そらるさん我很開心,不論以後發生什麼事那都絕都不是そらるさん造成的。そらるさん,答應我、你要一直一直記著まふまふ微笑時的樣子哦』

是啊,眷戀你的笑容,如今還能見上一次嗎?或許不是彼此不夠好或是沒那個資格,只是我們相遇的方式錯了。

-

好久沒打文了哇…………..

總之生鏽到一個不行,可惡,說好要努力進步的怎麼變成在掉渣了wwwwwww

有點該說聲好久不見了~~~~~往後請繼續多多指教!謝謝觀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