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門發出了老舊的哀嚎,顏色斑駁的牆被草給掩蓋了起來,就連原樣也見不著看不清,有如鐵生鏽般的氣味飄散在空氣中,血和汗水難分難捨的融合在一起,『匡噹』清脆響亮的巨響在耳邊環繞著,破碎的又是什麼?是自己的愛還是他對自己的愛?

兩人間、那虛偽至極的愛。

 

我喜歡你       請跟我交往          我們分手吧         對不起,讓我們….重新一次,好嗎?

 

所有甜蜜蜜的情話所組成的愛情從不適合自己,附和般的極盡討好、想要擁有一絲機會。

他從不認為世上有真愛,人們對於愛的定義又是什麼?難道這東西隨手可得隨手可棄?

又不像是舊衣回收場一樣可以說丟就丟,也並非二手那樣的可悲,時時刻刻的等待著他人來接納自己,搞得像什麼一樣呢、垃圾是嗎?與其被畫上等號,那倒不如看得遠點想得比別人更多更加的細心,吃虧的總不能是自己吧?

一個物品的價值又是什麼?他倒覺得,愛情這玩意兒不重要。想多了,傷身。

01.

如果可以他還真想賞自己一巴掌,

倒不如也順便往那人臉上賞個幾嘴好了。反正又無傷大雅,何不呢?

一雙艷紅的高跟鞋就這樣大喇喇的擺放在玄關內,絲毫不顧房子主人的臉色看,まふ冷眼掃過那凌亂在地的內衣物,隨手拎起了一件花俏的內衣,他輕笑了一聲。這又是第幾次了?

頓時濃濃的香水味直往鼻腔襲來,まふ只覺得噁心不舒服,他想要趕快的把這不屬於自己的氣息給趕走、趕緊的消失。

將一件件的衣物撿了起來,甩了甩頭、他覺得頭暈想吐。每向前走一步那毫無遮掩的嬌喘聲也逐漸的環繞在耳邊,放蕩、無理、淫亂,各種各種都浮現起來。

聽到這まふ竟沒有任何的難過他只覺得習慣。習慣這詞聽起來到是平常,我習慣了,沒什麼大不了的。是啊,即便那男人愛的不再自己時亦同樣。

 

「哦,回來了阿」そらる上裸著上身,水珠一滴滴的落下,浴室飄出了陣陣霧氣。

まふ沒說些什麼只緊抓著手中的衣物、沉靜著,他不輕易屈服。是這男人教給自己的堅強。

「快點幫人家的衣服拿來阿,そらる~~~」女人在房裡用嗲聲呼喊著。

「拿去」まふ將手裡的內衣物塞進了そらる的懷中「快去吧,別讓她著涼了」

哦的一聲,そらる小跑步的跑到房間裡。基本上,習慣了。

女人似乎還不知道まふ已經回來了,踏出房間時還驚嚇到隨後也是笑笑的含糊帶過,禮貌性的點了點頭。真活像個白癡一樣。

自己的戀人都搞外遇了,還這樣對著自家戀人所外遇的女人裝個乖樣。這不是傻不然是什麼?

再次的聞到那香水味是與那女人擦肩而過時,狹窄的走道裡容不下三個成年人一併同行,愛情同樣的也容不下第三者。可悲的是、愛情裡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

まふ自動的替那女人打開大門自個兒站了出去,讓出了一條道路是那女人與そらる併肩走的。

心是揪緊著卻面帶笑容,等目送女人消失在眼前時まふ鬆了口氣。

「進去吧」そらる伸出了手想要兩人一同進去,まふ卻冷冷的拍開「不用了,沒這個必要」

 

                                                                                        你和我、那交錯點早已蕩然無存。

02.

有多久沒有好好的交談,甚至是聊天,現在的兩人倒也像個居住在同一屋簷下的陌生人。

時間滴答滴答的擺動,窗外街道上的人們不停留的忙碌著,まふ今天休假正懶散的攤在床上他享受著只屬於自己的時光,享受嗎......也不是呢。相反的是、意外的令人寂寞啊。早上一醒來枕邊人就不在了,留在床上的僅存於那冰冷的溫度,冷得刺骨。

まふ打開被單撓了撓自己的頭髮,走往浴室準備梳洗,他看著鏡中面容憔悴的映像、沒有感想呢。一年過去了也還是這個樣子有什麼差別。

形同陌路卻是依舊同居在一起,這又算什麼?まふ伸出手張開了手掌,套在無名指上的戒指在燈光的照耀下變得耀眼,一閃一閃的這是そらる曾經給予自己的承諾。

摘掉嗎?捨不得啊......哪有那麼容易,不是家家酒也不是兒戲,允下的就給我負責啊.....為什麼要輕易的說不愛。

まふ你在家嗎?」鑰匙轉動開的聲響傳來,想也知道是誰回來。まふ沒有任何的答應他戴上耳機,任由音樂流動於身心裡。

「我在叫你呢,在的話怎麼不回」そらる將外套脫下放到沙發上,扯開領帶短暫放掉那窒息的束縛。

...」「そらるさん辛苦了」

連正眼都不願對上,まふ撇開頭專心低頭滑著自己的推特動態,下秒,手機上方傳來一條推特。

 

そらる @soraruru

『吶吶,在情人不理自己鬧彆扭時大家都是怎麼做的?』         3秒前

不到1分鐘留言刷了幾個推。

 <

S!N @SiNxxx526

そらるさん寂寞了嗎?         1秒前

 

そらる @soraruru

『也可以這麼說。RT @SiNxxx526: @soraruruそらるさん寂寞了嗎?』        1秒前

 

S!N @SiNxxx526

『直接!既然這樣,そらるさん你何不當面說清楚? RT @soraruru也可以這麼說。』       1秒前

 

有毒。

まふ腦袋瞬間刷過那麼幾個想法,總結如上。

「第一個收藏呢,まふまふそらる開心的拿著手機晃著截下來的證據。

糟,非常的糟。在看到そらる這推時想都沒想就這麼按了下去,不........這又該說是まふ已經習慣收藏そらる的推了。沒有意外的話,第一時間收藏到的都是まふ

「今天你閒著也是閒,要不....我們來重歸於好的溫床?そらる挑起まふ的下巴,那惹人憐愛的小臉正泛著紅暈的看向自己。

「你真該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我就當作是你在邀請我哦?」二話不說嘴對嘴的吻下,那一吻是長達一年之久後的纏綿,兩人深情的看著對方彷彿此時此刻眼中只容得下你。

「哈..哈啊...」在舌尖勾出那一條誘人的銀絲時,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睜著濕潤的雙眸喘息著,生理淚水也伴隨著那按耐不住的欲望而狠狠的劃過臉頰。

「做嗎?」慵懶而不失溫柔的低音輕靠在耳旁吐露出一字一句,流露出的是情欲。まふ微微的開口想要說些什麼,換來的卻是自己顫抖的身軀,そらる輕撫過まふ的腰間將襯衫慢慢的拉上,白皙的皮膚就如此大膽的暴露在空氣中。

まふ,我喜歡你。」眼睛瞇成一線そらる笑了笑。

這一聲是まふ的清醒,同時也是自己的懦弱。

「不要.....!!!まふ撐起身子將そらる給推開,低頭呢喃著些模糊不清的碎語、笑了。

「不是笨蛋啊!!!不要把我當成傻子啊......早不愛我了還說什麼喜歡呢,そらるさん?

他諷刺的嘲笑自己,まふ將頭埋於雙膝間,什麼都不想聽不想明白不願去愛了.......

03.

遇見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但在以幸福名義背後的卻是殘酷不堪的。

那一聲是將自己給徹底的打醒了,那人恐怕不適合我的這個事實。

那一晚重歸於好的隔天まふ主動說要搬出去,他把這個家讓給了そらる住自己則是搬到附近的公寓小套房中,算是暫時的恢復自由吧!沒什麼不好,まふ搬出去後生活作息也比以往好太多太多了。儘管在路上會偶爾遇見對方幾次,無數的沉默還是徘徊在兩人之間那鴻溝裡。

說不定哪天線接了起來、通了,或許回到以前也不是假想的浮雲。

 

太陽漸漸的落下,拉下了布幕。

まふ手提著塑膠袋裡頭放的是今天的晚餐,微波食品,這是不健康沒錯啦但像這樣的放縱自己吃也不是壞事的吧!總該好好的調整下自己了。

「完美的微波食品!哼哼哼,看我回家後怎麼收拾掉你!!!」まふ開心的自言自語著,同時,再經過街道旁的一個小巷子時,從那裏頭傳來了自己最熟悉的聲音。

在好奇心的作祟下まふ輕掂著腳,慢慢的無聲的靠了過去。

「我說,我以後不會在與妳見面了」語畢,一個巴掌不偏不倚的打往そらる的臉上。

「我跟你道歉,從今以後你和我沒有任何的關係存在。」女人生氣的跺著腳,拉高音頻的對著轉身離去的背影破口大罵著。

氣喘吁吁、幾乎都快上氣不接下氣了,在聽完對話之時まふ立刻的就邁開腳步的衝回家,他轉開門把後關上依靠在門後。まふ不斷的揉著自己的耳朵,自己有沒有聽錯這是不是錯覺........抑或是這又是他用來騙自己的新把戲?不對..他又何必為了自己浪費時間演戲給自己看呢。心臟像似漏了一拍,那感覺怎麼那麼難忘.....告訴、我啊。

喉嚨有如被枷鎖給牢牢扣住般的難以呼吸,まふ緊抓胸口衣領,偏偏腦袋這時浮現的又全都是與他的所有美好回憶,不是懷念過去而是忘不了。

從頭到尾、まふ騙了自己,痛得再多都不是皮肉而是心。

04.

『叮咚------』

鑽了鑽被窩,まふ抬頭看了下時間「什麼嘛,這也才不過11點吵什麼啊」說完又窩了回去。

『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煩死了啊!!!!!可惡,下次絕對要把電鈴給拆了。まふ帶著起床氣起床後披上一件外套走到玄關,他刷黑著臉,心不甘情不願的把門給打開。

「找..」話都沒說完,まふ隨即想把門給趕緊關上。唯獨..唯獨這人、不想讓你看見啊。

「就這麼不想看到我嗎?そらる露出帶著一絲歉意的笑容,在門口與まふ僵持了會才進了客廳。

在進門前まふ如此的對著そらる:「前提是房間。房間不准給我進去連踏進一步都不行,沒法做到的話就請回。」這種情況下誰還不答應,そらる沒開口,點了點頭後把門關上。

「說吧,找我有什麼事情?」頓了頓,まふ才發現更重要的是另回事。

「不對....重點是你怎麼會知道這裡?まふ不解的看向そらる

「上次意外碰見你就順勢看到你進這間公寓裡頭了,真的!我發誓真的是剛好遇到!」そらる答。

叫人相信這個也太強人所難了,最好連幾層幾樓都會知道。

在心裡這麼想了下後まふ連吐槽都不想了,他接著問道「找我,有什麼事?」

「這個..我就直說了,那家是你的,你為什麼就是不肯搬回來住?還是說因為我的緣故,你不想待在有我、以及那些不屬於我們的氣息的房子裡?那些女人我已經和她們斷絕關係了。まふ,我知道你還是愛我的,拜託你了,回來住好不好?」所謂的低聲下氣嗎?這還是頭一次聽到你的拜託。

そらるさん,我想基本的禮貌你還是懂得吧?那個我們就到玄關那說,不必待在這裡,請吧?

好說歹說,話都說到這份上了。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是請你搞清楚一點,我喜歡你是喜歡、但那終究淪為過去式了。我們並不是現在式也不會是,所以請另尋他人吧。」

無情的話落下,十足的把握是不再輕易的流淚「、」

『匡噹』不只是門就連自己的心房也一併關上。

我喜歡你沒錯,但我並不盲目。這是まふ自始自終告訴自己的一句話。

05.

Love should not be all on one side.(

你那高貴的愛,我奉承不起。

 

Love cannot be compelled.

我想、這樣的我比較適合單身。

-

這次算是隔了一些日子才來打這篇文的,這中間自己想了很多很多,有些問題也還是解決不了,或許這又是我自己的問題罷了。

不過這之間我考慮過要不要繼續,恩,終究不是說不做就不做,還有我寫文不是為了別人,而是因為自己的喜歡才這麼去做的啊。一直以來謝謝觀看的孩子!順利達到100人了!

關於這點真的十分感謝往後我也會努力下去,還請大家不嫌棄的繼續觀看!謝謝!

 

翻譯 <

 

Love should not be all on one side.(爱情不應是單方面的)

Love cannot be compelled.(愛情不能強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