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開喉嚨的大聲叫賣撕開嗓門的拚命轉售,賣的是什麼?並非物品而是生命,一個名為人的物種。
天都尚未亮,吵雜的市場裡倒是有個奇特的景象,說是奇怪也不怪,對他們來說正常的很。你低階、戰敗了,你就該淪為這種下場沒什麼好抱怨的。這就是你的一生。
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好一點的賣主就給你套件單薄衣物,不好的則是在還沒轉售前就先全身裸著被眾目睽睽著。除此之外準備要被帶去拍賣時,脖子上會給你戴上一个鐵項圈,上面刻着:“鎖住我,不要讓我逃掉”這樣一行字,並且會在腳上塗著白粉、以示等待出售。
當然的,戴上鐵項圈後就脫不下來了。
裡頭看上去還是有幾個個頭壯大的,你說為什麼不反抗?不反抗才是對的。不然、會被直接當場滅口的,那倒不如被賣說不定能遇上個好人。說不定、說不定.......。
少年待在角落眼神呆滯,他比任何時候鎮定比任何人害怕,害怕啊當然害怕,你告訴我要怎麼能不怕。可他卻掛上面具內心反之不停動搖著,下秒下秒下秒.......會不會就是自己要被賣走了,不要不要不要.....我還想活下去。
無謂反抗他不做,因為他知道這沒意義也沒法改變現況,認命。是他最該選擇的單選題。
一個,兩個,三個.......
破聲哭喊著並不斷抵抗,看到這景象怵目驚心早不意外了,倘若下個是自己、那反應呢?自己又會成了哪付德性?無奈、彷徨、驚恐、畏懼,什麼什麼的想不到了不曉得了。
賣商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每分每秒都是錢不得浪費。他也不許。
啊.......少年眼神黯淡的閉上雙眼,深吸口氣。隨即傳來的話語無情的落下,「就是你,該你上去了。」是啊,是該了。
『碰碰!』
拍賣者一手拿著資料單一手持著木槌,每一人喊價、價格也就隨漲而高,同時也就代表著那拍賣物以姿質來說是好的、甚至極品。
『現在,拍賣開始----------!』
雙手緊銬就連雙眸也一併失去用處,眼前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見,是啊是,我的人生看不見了。
有人說當你其中一個感官失去時另一個感官就會變得格外靈敏,這點是毋庸置疑的。至少現在他這麼認為。
『這場的拍賣品------是這位少年!各位客官給點面子賞啊,這價格可就會高點,行吧?』
『行啊!』『就別廢話了,快點開始吧』
『這臉蛋....拿來當奴隸使喚還可惜了呢!』
此起彼落的聲音毫無羞恥可言的品頭論足著。
『喂,趕快上去』一個喊聲,就這樣的被推入地獄。
瞧他皮膚可白的很!上了他也行!嘖,不買可惜
白皙的皮膚、圓睜睜的大眼、楚腰纤细的身子外加上一頭雪白的頭髮,這........堪稱極品呀。
男人好女色這套用在好男色也是行的,特別是這長相,哪個男人不好?就連女人都要自卑輸給他呢!
『我出10!』『30!』『50!』..........
以十的倍數相加把價格漸漸的提高,誰是最後喊出的、那拍賣品也就歸他所有!隨你怎麼使用都行,拍賣品是沒有選擇權的。這點他清楚得很。
『最後喊價!目前到了100,有沒有還要出價的!一次、兩次、三....、』當拍賣者準備敲下最後的定價時,一個聲音冒了出來。
『我出1000。這就好了吧?還有人要出嗎,嗯?』男人面對笑容的站在市場裡張望著。
這人是誰,怎麼一出就沒人敢回了.......什麼也無法瞧到的少年也就只能扭動著手腕。
下秒、他眼前的黑放了開他。
『恭喜成交。』

少年他啞然失笑的看向眼前的男人。他新的人生新的主人,原來、早已把自身拉入無底深淵了。
「看上一個男人你不覺得奇怪?難道說....」
少年將眼睛瞇成一線嘴角隨之上揚。
「閉嘴。」「你受的教育看來還不夠多啊?竟然還敢在沒有“主人”的允許下開口,怎麼?你想在拍賣的第一天順便替你辦場葬禮嗎?」
語落,男人一把抱起少年走往鐵匠鋪。
「你、你要帶我去哪阿!!!!!喂!放開我!!!!!」
「不乖的狗,就該替他作個記號才行。要記得每天提醒著自己,現在、你的身份是什麼。」
一間不起眼的破屋子腳都尚未踏入,一陣陣的熱氣就往臉上直撲而來,屋裡的正中央放了個火爐。即烘爐。
裡頭的打鐵工匠一個個低頭苦幹著,一看到有人上門就知道生意來了。絕對的沒有例外。能進來的大多不都是去了那場拍賣?還有什麼好想的。
「就他了」
上下打量了下,這姿色比以往都還來得太好太好了。一抬手男人向少年比勢動作,二話不說的也就乖乖的到了他身邊,有不對勁。肯定的。
下秒,少年被壓在桌子再次的矇住雙眼,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矇住他的、是那男人修長纖細的手指。
「做什麼?!!!放開我!!!」
男人與工匠都沒有答應少年,過了一會,燒紅的就這麼活生生的烙印在少年的脊背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燙、好燙啊啊啊!」
「放開我啊啊.......嗚嗚...好痛,背部好痛啊!」
眉頭深鎖的皺了起來如此精致的一張小臉,被他這麼一哭,也真是糟蹋了。
「好了,一個男人哭什麼?你懂了沒,這就是你身為奴隸的人生。這人生也由我來掌控。」
男人就丟下一句,他話不多也不哆嗦。畢竟、他也會覺得麻煩。
「拿去,趕緊把衣服給我穿上,我的臉你可丟不起。」「我、」話剛要脫口,男人又把少年給抱了起來,這次他溫柔了點,他走到爐旁的椅子放下少年,並走到工匠身旁低語,良久,男人走了過來他笑了笑並道著:「我都還沒自我介紹呢,你好まふまふ,我是そらる。」
そらる。聽到這まふまふ才明白他從工匠拿給他的鏡子、鏡中反射自己背脊上所烙上的印記“S”代表什麼了。
-
一直很想寫這種的文哇//////這次提起動力寫完了!當然的還會分成幾個段落,還請多多指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