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社會後,才真正體會到了現實的殘酷,小時後的懵懂,經常渴望著長大後的模樣,殊不知那才是可怕的起點。現在24歲的我倒也像個遊手好閒的人,每天無所事事連個正當穩定的工作啥都沒有,卻時常妄想著自己哪時候也能交上個女朋有成家立業,真是空幻想罷了。

說著,有這樣人生的自己可不可悲,但年紀也不到那程度吧,我就只能這樣子般的安慰下;想著,有那樣夢想的我不禁輕笑了一聲,真是不自量力。

有人說、興趣不能當飯吃,首先你要有那個能力後才能讓人家看得起你,要不然就只是被當個笑話輕描帶過。但我想以現況來說我與那也沒什麼差別才對,就是被人瞧不起。

 在下著大雪的夜晚頂多買個從便利商店得來的包子暖暖身子,再不然就是背著吉他在大街上亂晃著,毫無目標。

「呼..」吐出的氣瞬間化成霧氣飄散在空中。現在差不多該是換季的時候了吧?想著想,我順勢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輕薄衣物,不禁顫抖了下,還真是夠嗆的冷到骨子裡。

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大概也不會有幾個人願意留下來聽我的音樂才對?自討苦吃?我想、差不多吧

「就這吧,反正待在這總不會礙到人了吧?

過會,我走到一個較為空曠的道路旁後就把背在身上的吉他放下,輕放著,那可是我賺錢的夥伴呢。開了口,用溫水清了下喉嚨後,該是開始今晚的工作了。

把吉他的線連接上麥克風準備就緒,我輕咳了一聲後,深吸一口氣。

「大家好!!我是今天要在這表演的そらる,還請大家多多指教!」不少人被這音量給吸引過來,但就那幾秒。

果然沒幾個人會把時間浪費在這看著漸漸遠離的人潮心情也不禁跟著低落了下,不適於這個社會上的人就和我一樣吧?都是被唾棄來著的。

「那邊那個人,你說你叫そらる對吧?」雖然並不大聲卻能清晰的聽見那個從前方傳來的聲音。

還沒反應過來的我先诶了一聲後,才慌慌張張的回覆,結果卻換來了那少年的一聲笑。

「你笑什麼?」「啊啊...抱歉抱歉,只是覺得你很有趣而已」覺得我很有趣而已?被當成馬戲團的猴子在雜耍不成?

「所以我說,你找我有什麼事嗎?」我低頭看著那蹲下的少年,他身上的衣著也不多也就單薄幾件,隨後他哈啾了一大聲,看著我笑了笑。

「沒什麼只是很喜歡聽你的音樂,對了、我叫まふまふ

「還真是謝謝你了,這種時間點你不回家嗎?」起於關心的我問了下,想不到那少年就只是搖搖頭,什麼話都沒有說。

「這樣啊,那你要聽我彈奏些什麼嗎?」「そらるさん隨意就好」

語畢,少年就這麼在我面前席地而坐。他靜靜的話不多,但流露於臉上的愉悅感卻是我這幾天最大的動力。人的笑容是可以帶來力量的,我開始相信著。

「彈得很棒呢,そらるさん難道沒有考慮過要找個人幫你出個碟什麼的嗎?

「與其說要找,倒不如說是想找也找不到」「怎麼會,我覺得很好聽啊」

看到まふ一臉認真的看向我,我也不敢多說什麼,就別破壞他對我的期待了吧。

「走吧,今天的表演就到這,我帶你去買個東西吃」「嗯」

等牽起まふ那冰冷的手時,我才發現他的體溫冷得不像話。

我將まふ的手指相互交扣、緊緊重疊著「謝謝.....很溫暖哦」まふ露出了個笑容、卻帶著悲傷。

「可可亞喝嗎?」「嗯,謝謝你」當まふ接手過去時,那冰冷的溫度早已不再。

有多久沒有像這樣好好的跟一個人說話?我不敢多想,也不敢渴求再多。

「真的不回家也沒關係嗎?

「沒事的,そらるさん不用替我擔心」

「哦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接著,まふ便向我開始道起了他有多喜歡我的音樂的這份熱忱。

そらるさん的音樂真的會令人陶醉呢!!!!!真希望可以把這份美好給保留下來啊

「那你每天來找我不就好了?何必想得那麼複雜?

「嗯,希望如此」

那天後,少年就沒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表情驗證了我的話,在那晚與他道別時,我問了他『まふ,你不是人對吧?

他的表情有些不悅,皺起的眉頭壞了他那張精緻的小臉,良久,他又變回原本的樣子,對我說『そらるさん,再見』

一句的再見,有著好多好多你所不知道包含在那的極大意義。一句可以隔天再見、甚至是天人遠隔的不見,有多少的機會就像這樣的從我的掌心消失。例如那晚的再見。

 說實在我也不是個笨蛋,每次看到那名少年就這麼蹲在我前面聽我彈奏,來往的路人還是多多少少會有幾個好心的對於我的表演表示欣賞,給了個生活費。也就那幾塊錢。

但就是沒人提起蹲在那的少年是誰?為何久待不走?

從那幾次下來,我就猜到了。他不是不回家而是無家可歸的晃魂。猜到這裡我竟不覺得可怕甚至還同情他起來,反正他待在這陪我也無傷大雅,有何不可。

但現在說不寂寞是騙人的,少了個陪自己談心的人難免有些不習慣。

「笨蛋是不是?直接告訴我又不會怎樣,為什麼要特意去在意」不只女人心難懂,連鬼的心思也難以捉摸。看來,我連鬼的戀都要失囉。

まふ

我抬頭望向那一片被烏雲籠罩的天空,所謂的蔚藍消失了,今天的也不怎麼美麗。

「什麼啊?そらるさん難道在想まふまふ不成?」說鬼鬼到。

まふ依舊用他那稚氣的笑容對我說道著,只是在那無形之中彷彿有什麼已經改變了。

「你之前都上哪去了」「沒有哦,我一直都在そらるさん的身旁」只是,你看不見罷了。

「不准再給我弄失蹤了,會讓人擔心的你知不知道啊?まふ點了點頭,卻道:「這個我可能沒辦法答應你了」

まふ呼吸變得急促,不管我怎麼問他他都不肯說,過會,他的眼角漸漸變得濕潤淚珠就這麼落下,我緊緊的將他抱在懷中,頓時才發覺到原來他的心跳這麼快。

「你要走了,對不對?まふ欲開口卻被自己的啜泣聲給嚥了回去。

「你沒有要不道而別對吧?」「そらるさん,我、」

也不知道我是哪根筋斷了還是腦袋撞到,我一手把まふ的頭往自己這邊靠向,不許任何一私偏差的就往他的唇上吻去,落下輕輕的一吻。帶著那麼一絲的不捨後,分離開來

隨後,我看まふ眼神有些驚訝看來是還停留在剛剛,不久,他回過神來他那晶瑩的淚珠再次的落下。讓他哭的人,又是我。

「你就別哭了,我給你道歉好不好?我不、」まふ不讓我把話說完,他用手捂住我的嘴,比了個噓的動作。

そらるさん,該跟你道歉的人是我」說著,まふ把手放了開來。

「是我自己要踏進你的世界的,但現在我要自私的離開你」

「你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本來就不能有所交集,但我卻讓你看見了我」

まふ身軀有些在顫抖,我原本想伸出手時,他卻陌生的往後退了一步。這一步,比任何動作來得痛。

「我想、你沒有要不告而別卻要與我天人永隔,對吧?」他沉默了,默認了。

そらるさん,對不起……」「我對你耍點任性沒關係的吧?至少讓我抱你,就那麼一下也可以」語落,我走向前把まふ拉回懷中,像個孩子似得將頭蹭在他的肩上。

まふ他沒有說些什麼,他把手輕放在我的頭上,摸了摸。

そらるさん,你不要忘了我喔,只要你相信著まふまふ會一輩子在你身旁的」

最後我不知道他是以什麼表情消失的,我只知道。在那掌心的溫度漸漸從我頭上抽離時,我所擁抱的人也一並消失了,在這個大雪紛飛的夜晚裡。

-

這次嘗試不同的寫法,希望不會太奇怪uwu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