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那名白髮少年站在港口苦中帶笑,硬是扯開笑容的道著:「我會一直一直待在這邊等你的。」
語畢,兩人間沒有一絲不捨,存在的儘是無聲的寂寞。他懂的,所以他變得成熟不再無理取鬧。
男人伸出了手覆蓋在那雪白之上,笑了笑。這一離開將近一年之久-----
說長不長,但對少年來說夠久了。
少年坐在岸邊晃了晃雙腳,一看到有船隻開進他便探頭望著。可惜的是、等到的總不是他。
失落、孤單、寂寞種種情緒湧上,侵蝕著自己。
「人是一種會害怕孤獨的動物呢。」
少年手中拿著一朵花,一瓣一瓣的摘下。純白無淨的花瓣落下,沉眠於那污穢的塵土之中。
陽光刺眼的打亮水面,反射著自己的臉。憔悴、無神、那曾經燦爛的顏容早已不再----
01.
「そらるさん!」少年手中拿著一瓶罐子,臉上滿是笑容的跑了過來。
「你看你看!我們來寫這個吧!」「那什麼?」
「瓶中信!這罐子很漂亮吧!」「是很漂亮沒錯,只是怎麼會想寫這個?」そらる從少年手中把罐子拿走看了看,一閃一閃的、的確很美。
「我想要把我們的回憶裝進去!所有所有美好的回憶都保留下來吧!」そらる沒有回應他看著眼前的人嘴邊勾起一絲微笑,才道:「可以啊,用寫的...嗯,我們這就來寫吧」「最喜歡你了!」
隨後少年不知從變出幾張以湛藍色為底色的紙條,塞到了そらる的手邊。
「馬上行動!我們來寫吧!!!!」
動筆寫著,這才發現這是少年最後一次看見男人想親口告訴他的話了。
「吶,そらるさん..我們要一輩子的在一起哦」
「你傻啊,這不是當然的嗎?就算是你想逃也逃不走的,被我遇上了你就是要和我待在一起」「這樣子是好事吧!既然そらるさん都這麼說了,まふまふ遵命!」無論你在哪,永遠與你同在。
02.
少年苟延殘喘的破聲呼喚。一次、兩次、三次,卻遲遲等不到那人的到來。
狂風暴雨,奏起。徹底的粉碎了少年的希望。
無情的海浪一波波的打了上來,風雨交加的夜晚
我想、那夜肯定要失眠了。那是一場夢,惡夢。是自己最為畏懼的夢魘。少年用清水拍打在自己的臉上,他只希望可以趕快醒來。
站在送別戀人的那個港口,少年深吸一口氣。
頓時、海水的鹹味直往鼻腔襲來。
他覺得頭昏,呼吸困難。
03.
瓶中信。
Remembrance often may start a tear.
04.
少年看了下時間,是時候該回來了------
這時門鈴傳來了聲響。少年掛上笑容噠噠噠的跑去開門迎接那人的到來。
「歡迎回來,そらるさん-----!」
還沒聽到那人回應,少年搶先堵住了雙唇,貪婪的渴求著這人的氣味。眼角隨即流下的是那晶瑩的液體,他再一次的嘗到了鹹味。
男人把少年稍稍推開,開口道著:「久等了」
醒了。少年從夢中醒了過來。
隔日頭條新聞,正是そらる搭乘的船失事。
少年坐在岸邊眼淚都哭乾了------
懷裡放著當初的那一個回憶,少年打開罐子把寫著そらる的紙條攤開。沒有多餘的字,簡單明瞭卻又直捅心臟。
『喜歡你。最喜歡你了まふまふ。』
05.
まふ赤裸雙腳的走往那無際的大海。
就是這裡奪走了自己的幸福,曾經的快樂。
「說好的一輩子哦」「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這就來陪你了」「肯定很冷的吧,你不會再是一個人了....!」生銹侵蝕鐵皿,憂愁傷害心靈。我想這會是幸福的。
-
我不多說了。總之就是這樣。
對了!那句英文是:回憶常帶來淚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