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在村子旁的小巷子裡有個池塘,池塘裡住著一隻美人魚。聽村子裡的人說,那人魚的身形姣好到讓人分不清是男是女。

也正是因為從沒有人看過那人魚的正面,往往都只是從背影稍稍看過去罷了。

擁有一頭雪白頭髮、白皙的皮膚以及那楚腰纤细的身軀。任何男人看過一眼幾乎都會動心。就算只是個側面也美得勾心動魄。

但經過的人總是撇過一眼不敢多看就繞道而行,也有人說那美人魚是會帶來禍害的不要接近最好。不知從哪打聽到消息的そらる更是抱著極大的好奇心,動身前往那所在地。

「…」到達池塘邊時,そらる更是一臉無奈的看著

怎麼這難不成是在逗我笑嗎?這池塘也太小了吧?用來洗手還差不多。

そらる把手伸進那池塘裡,冰冰涼涼的舒爽感頓時湧上

手微微的拍動著水面激起了陣陣漣漪,水面波光反射著月亮的孤寂。

そらる輕輕的嘆口氣,他道著:「我們村子裡的人都那麼善良,為什麼上天要如此捉弄我們?

抑或是我們只是站在上帝的眼角,被忽視了。近幾年來蝉喘雷干,連半點雨都沒下過。

我說啊,這是叫我們怎麼活?そらる不禁在心底這麼抱怨著。

「可惡…..!」そらる隨手拿了個石頭就往池裡丟

誰知道好死不死就那麼準,直直的往那人頭上砸去。

「好痛!!!」「是誰那麼沒公德心啦…..!!!!」まふ摸著自己的頭,不禁破口罵了出來

嗷、上半身一絲不掛的,這人害不害燥呀?そらる望著眼前的人笑著。

「你笑什麼….?還不快道歉!!!」「是是是,對不起啦?

月光落下,那一閃一閃的鱗片耀眼般的好不美麗------

有如神話故事裡的美人魚上半身為人下半身為魚,身體與尾鰭緊密連接著。

「我說啊,你就是那個美人魚嗎?」そらる撫摸著那片魚鱗,

手感滑不溜丟的這令そらる感覺不怎麼喜歡,但被人這麼摸著倒是讓まふ有些癢。

「唔…你別亂摸,是又怎樣!」まふ撐起身子就往池塘外圍上坐著

他擺動著尾巴、搖晃著。一舉一動都十分優雅美不勝收極了。

「原來就是你啊,還是個男兒身」他笑道著。

見來了個不認識的生面孔,又對自己如此打量著

這讓まふ臉色有些不悅「路過的人都害怕著,為何你還敢前往此地?甚至...

「甚至什麼?」「甚至膽敢與我搭話。

まふ此話一出,更是引來そらる一陣大笑

「你把自己看成什麼了啊?村子裡的男人都沈迷於你那姿態中呢.....!」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そらる起身靠向まふ。靠近一看,這才發現原來眼前這人是有那麼一點特別那麼一點的不一樣。

稍長細緻的睫毛和那有如鮮血般的瞳孔

在自己的眼中,此時此刻變得如此的閃耀。

原先一開始還有些警戒心的まふ,看到這人的舉動頓時心想“這應該不是壞人吧”之類的想法,

同時卻也漸漸的放下心防。

「我叫まふまふ,那你呢?」「そらる」

「那好,請問そらるさん你來找まふまふ有什麼事?」そらる並沒有立刻回答,他看著眼前的人

他想,他或許早已淪陷於這人的美了-------

「まふまふ,你可以幫助我們村子嗎?」「欸?」

「聽說這裡、同時也是可以幫助人的許願池!但至於是好是壞,這我就不清楚了...

什麼啊,原來是這樣子的嗎?

明白そらる的問題原來是這種事情後,

まふ不自覺間的鬆了口氣。要他幫忙還不簡單。

「那..そらるさん要回報まふまふ些什麼呢?」

まふ嘴角勾起了一絲微笑。

「要我答應你可以,你得先幫まふまふ一件事。」轉眼間まふ像被施了魔法一樣------

まふ的尾鰭,成了人類用來行走的雙腿。

看上去,就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倒不如說是、這人比其他人還來得引人注目。

看到眼前景象的そらる、他心想:

“這不是應該僅限於童話故事裡嗎?”

忽然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頓時讓そらる有些反應不過來。

「不是吧..」「哼哼,まふまふ很厲害吧!」

看這人一副想要被稱讚的模樣,令そらる不禁想吐槽一下。「咳...

「那個、」そらる指了指まふ的下半身。

...」「哇啊啊啊!!!」

頓時まふ親身感受到那過度的通風感。

「轉過去!!!!變態!!!救命!!」

不對吧?要叫救命也是我叫。你都讓我看了些什麼。そらる一臉無奈的轉過身接著說:「先不說你腳是從哪變出來的,這水那麼淺?你從哪裡冒出來啊?」

「這是秘密!你這個變態!!!猥褻大叔!!」

「大、」聽到這詞,そらる的臉立刻黑了一半。

大叔。這是多麼不可觸碰的底線。

好歹我也才27!!!還沒30好嗎!!!!

そらる有股衝動,

想要來談談自己的年齡是尚未到達的。

「你給我、」話都還沒說完的そらる,轉過身後迎來的是一潑冷水。這人準確度也挺高的,毫無差錯的往臉上潑去。

「誰叫你看的!!!!轉回去!!!!」

看著自己一身濕透,髮稍還落下一滴滴的水

そらる恨不得まふ立刻沉進水裡把自己滅頂,以此謝罪。「你夠了!!」「唔...放開......

そらる掐著まふ的臉頰,まふ力氣想當然的比不過そらる,他就也只能拍拍這人的手叫他放開。

.....開まふまふ..」「鬧夠了?」

「對啦....」そらる鬆手的下一秒,まふ臉鼓得像金魚一樣,怎麼現在又在鬧哪樣?賭氣?

「幹嘛啊你..」「まふまふ現在正在生氣!」

小孩子嗎?這人的心智年齡沒問題嗎。

「請そらるさん道歉!!!!」還來...

「道歉!!!不然まふまふ就不答應你了!」

哇,這可不行。

「對不起」「這樣還差不多!對了!是說你得先答應まふまふ一件事!」

そらる看見眼前這人眼睛裡彷彿有著星星似的閃亮亮。

這什麼?有種不好的預感啊....

「行,要我答應你什麼?」「請そらるさん跟まふまふ...談場戀愛?」就這樣?

相對的,這對そらる來說並不會是壞事。

因為自己倒是挺喜歡まふ的,如果可以藉此更加了解這人的話,我想自己在樂意不過了!

「好,沒問題」「這麼乾脆呀?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我可是男人哦?」「那又如何。」

該說是そらる的回答令自己有些意外嗎?

還是說這人原來男女通吃是嗎。天呀。

「呵,そらるさん還真有趣!」「這樣吧,可以請そらるさん拿一套換洗衣物給我嗎?

也是。這人從剛剛就一直泡在池子裡,全身又一絲不掛的

這樣直接帶回村子肯定會被當成變態的。

「那好,你等我」まふ揮揮手的向そらる說再見後,又再一次的消失在池塘裡。

本該不會與你相遇的,可是現在自己的所有節奏都被打亂了呢。

「そらるさん還真是罪惡。」「まふまふ可是動心了呀。

潛入那池裡的最深處,那是一個沒有人曉得的地方同時也是無人可以到達的秘密之處-----

まふ閉上雙眼、從鼻子吐出的氧在海裡溶解,他靜靜的放鬆自己的身體隨著重量下沉。

吸氣、吐氣。他換氣著。まふ照著自己長久以來生活的習性在水裡規律的呼吸著

他被水包圍著,也想被人愛著。他渴望著些什麼他並不明白…或許這就是愛情。

隨後穩定著自己的節奏,まふ想著:『這不就像是童話裡的美人魚一樣了嗎?愛上了不該愛上的人。既然這樣,那自己到最後是不是會以不被人愛著的模樣化為泡沫呢。

好痛…為什麼戀愛會讓人如此的難以喘息。“そらるさん-------”

「拿去穿吧」「謝謝啦!」

與其想的這麼多也無法得到一個解答,那倒不如順其自然吧。

...」「怎麼了,還不快穿上?」

好大件。そらるさん的品位好特別。

...哦」まふ衣服一套上,就露出了一大半的香肩。好險褲子是可以的,要不然自己這樣也挺像暴露狂的。

「我錯了,想不到你穿起來那麼大件。

そらる幫まふ拉了拉肩線「我的外套你拿去穿」

まふ嗯了一聲後,そらる就脫下了外套披在まふ身上。「.....?」「謝謝你」

「不會,戀人之間不就是要這樣嗎?まふまふ」

好一個直球。そらる這一句話根本直直的往まふ的小心臟上撞去。哇,這可太過犯規了。

雖然是自己提出這種要求的,但是そらるさん怎麼都一派輕鬆的樣子啦!!!過分!!!!

「走吧,我帶你回村子去」牽起那冰冷的雙手

那是まふ第一次感受人體的溫度。

“そらるさん...你這樣、會讓まふまふ痛苦的”

冰封以久的心,又能如何再次為誰溶解呢?

或許、這又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怎麼了?」「沒事沒事,我們走吧」

一感受到這人的體溫,そらる更是把手緊緊的牽住。比起一般人的體溫,因為長久生活在水裡的緣故。まふ的四肢總是格外的冰冷。

「吶,まふ。有看過煙火嗎?」「當然的!」

一說到煙火,まふ更是起了興致開始道著自己頭一次看到時的景象。

「啊對了!那也是まふ第一次探頭到水外的世界呢!!!」「想不到,外面的世界比想像中的廣闊呢!」說著說著,まふ嘴角勾起了一絲微笑。

「看起來你很開心嘛」「唔…!」

「正好明天開始會有祭典活動,要去嗎?」

一聽到祭典這詞まふ心情立馬激動了起來,

反應活像個要出外郊遊的小小朋友。

「去!我要去!!!」「那快走吧,我們回家」

現在的自己,真的可以這麼快樂嗎--------

但這種感覺、好幸福。

「嗯..!そらるさん走吧!」「笑什麼啊,笨蛋」

但願與你的相遇可以停留。停留在這美好時刻。

天空拉上布幕。夏日祭典就此開始。

まふ一手拿著蘋果糖細細品嘗著,而そらる的手也不閒著的提著まふ剛釣來的金魚。兩人間有默契般的同時空出另一隻手,十指緊扣的緊緊牽著對方的手。「這身浴衣果然很適合你」

「欸...?唔、謝謝....!」

被そらる這麼一稱讚,まふ開心的表情立馬顯現在臉上。伴隨著人潮擁擠的熱度,まふ臉上也泛起了淡淡的紅暈。

白色浴衣上點綴些湛藍色的小碎花,腰際上還掛上了一個鈴鐺。『噹啷噹啷』-------

清脆的聲響正好與夏日慶典格外相配。

「去買些你想吃的吧?」「嗯!!!」

沈浸在與你相處的時光中,這不是壞事對吧。

.....好多人!」「當然的啊,晚上就是一年一次的煙火大會嘛」「好、」

「你先給我把東西吃完再說話。」まふ『咕嚕』一聲的把最後一顆章魚燒嚥下去後

又繼續說著:「好棒!そらるさん,夏日祭典好有趣!!!!」「是很有趣,你玩得開心就好」

頓時、像是想到些什麼的そらる忽然停下腳步,回頭看向まふ。「..喂まふ」「...?」

聽到有人喊著自己まふ就看也不看的抬頭,

結果就撞上了そらる,

手中的蘋果糖也因為這樣掉了下去。

「啊...我的蘋果糖..」「笨蛋まふ」

「還不是そらるさん忽然停下來!賠我!!」

完全不理會まふ的そらる用手撓了下まふ的頭髮

並笑道著:「誰叫你那麼笨,連拿個蘋果糖都不會」「我才不是笨蛋!!!」

まふ用手推了下そらる哼了一聲的轉頭

「時間差不多了哦?煙火要開始了,不去?」

「唔....卑鄙!用這個誘惑人家怎麼對!!!」

「那就快走吧?再不走你就沒好位置可以觀賞了,到時候就不要和我抱怨」

そらる交代著身後人要牽好自己的手可別走丟了

頭一次到被擠在人群裡,這讓まふ有些不習慣

他拽了拽そらる的衣角,最後乾脆直接把身子靠在そらる的身上。

「怎麼?」「まふまふ討厭多餘的肢體接觸,人擠人好不舒服....」「你乖,身體靠近點」

そらる伸手把まふ的腰摟住「謝謝..」「不會」

與其說是用走的,

不如說是被人潮擠著走更為貼切。

「到了哦,まふ」「沒事吧....?」

そらる看見まふ走到一旁草地蹲著,臉色看起來也不怎麼好。“這人果然沒和人類接觸過,

為什麼要勉強自己?別讓人擔心好不好。

心中冒出一堆老媽子想法的そらる也只是想著,話都悶在嘴裡一個字都沒冒出來。

「ま、」「吶,そらるさん....

まふ把視線看向そらる,揮手示意要他過來自己身旁坐著。そらる當然懂得這人想表達什麼,就什麼也沒說靜靜的坐下來。

過了幾秒鐘、兩人什麼話都沒開口,

換來的是一陣沉默、無聲的痛。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到最後是不是也會化為泡沫呢?」「為什麼那麼說?」

そらる並不明白まふ說這話的意思。

他轉過頭看向那人,映入眼簾的卻是まふ緊抓著胸口衣領。眼淚一滴滴的落下,眼角都被揉紅了

「喂..」「ま、」そらる才正要開口

頓時寂靜下來的夏夜裡,

蟬鳴聲和人們的喧鬧聲融合在一起。草叢裡的昆蟲們彷彿也正在開盛會般的吵雜

剎那間、星空裡添上了許多繽紛的花火。

那黯淡的天空被點亮了起來--------

赤色白色黃色

映。

「好漂亮...」まふ揉著自己的眼角,或許是因為這樣的緣故視線有些模糊。就連眼前的人看得也不怎麼清楚。

「笨蛋,你哭什麼」そらる伸手擦去まふ臉頰上的淚,儘管如此、臉上淚痕卻怎麼樣也抹不掉。

そらる心疼著,但卻無法說出口。

或許自己戀上了你的單純-------

「まふ,喜、」「....?」

明明只是簡單的幾個字,對そらる來說卻覺得困難。困難到令人窒息、難以喘息。

煙火又再一次的盛開在天空中,人們的歡呼聲與煙火聲就這樣的把そらる的聲音蓋過。

他是否該感到慶幸?畢竟,這種喜歡、很痛苦。

其實まふ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他打算在煙火大會那天、去向そらる告白。

倘若、有道無形的牆阻斷了我們

那麼、我會盡全力的找到你並把你留在我身旁。

人生中你能相遇幾個你想真心對待的人?如果遇見了,那麼就把他留在身邊。

就只是個簡單的理由,因為、我喜歡你。

「そらるさん,我喜歡你」

そらる聽見まふ這話心裡更是一陣悸動

他雖然不敢渴求這人會喜歡自己,但依照剛剛來說這是不是成真啦....

.....」徹底了解まふ是在向自己告白後,そらる居然害羞的遮起臉來。

「雖然まふまふ是很不想承認啦...!但就是喜歡上了..沒辦法啊...」「欸....!不對不對,這樣子我好沒面子呀!怎麼被你搶在前面啊...!真是的..

額頭對額頭,彼此間的距離近到連對方吐露出的氣息都會打在臉上。在靠近些,是不是連你的心臟與心跳聲都能輕易窺探輕易聽見呢。

「太近了....そらるさん..

「討厭?」まふ搖搖頭。

「這樣對心臟負擔太大了..まふまふ會受不了」

「什麼啊,這算什麼?我才不管你呢」

そらる把戴在頭上的面具取下,看了下周遭的人。正當眾人都把目光放在煙火之時-------

そらる與まふ對視著,然而唇與唇重疊。

輕輕的、甜甜的。空氣中還飄散著蘋果糖的香甜

『最喜歡你了』

「好甜..」「明明就很好吃....!」

「那蘋果糖和我,哪個你更喜歡?」「...

まふ低頭紅著臉,一臉不知所措的舔著蘋果糖

太、太犯規了!這根本有罪.....

「そらるさん...」まふ羞著臉說

「真有趣的臉」「還不都、」

人都沒把話說完,就把嘴給堵住了。

まふ當然有推了下そらる的胸膛,來以示自己的不滿。但那過於溫柔的動作,卻讓まふ怎麼推也推不開。

「果然太甜了」「又沒人叫你吃!!!」

「我說的是你、まふ。你甜膩的太過美好了。

有如蘋果糖般如此甜而不膩的你。

「唔...」臉上原本還掛著笑容的まふ,下秒卻皺起額頭來。

「そらるさん,下次まふまふ還能再來嗎?」

「當然啊。只要你想,我就陪你來」

「太好了....!」遇見你,是最幸福的事。

「反正、我本來就沒有打算要讓你從我身邊溜走了」一輩子的、把你留在身邊。

「正好呢!まふまふ也想永遠賴在そらるさん家呢!」注定好的因緣,你想賴也賴不掉的...

隔年。

「今年又是大豐收呢!」「是呀,一定是上天保祐!」「真是太感謝了!」村民一個個都歡樂的向上天道謝著。

「謝謝你」「不會哦,這是答應過的事情呢」

まふ把頭靠在そらる的肩上。

「畢竟そらるさん也有做到呢....!」「是啊」

當初如果你沒有出現,

那麼現在的這一切是不是又會有所改變-----

「太過好奇,也不是壞事嘛」そらる笑道著。

「那我們是不是應該感謝那些亂傳流言的人...?」「...」まふ像是沒聽懂意思,一臉認真的回應著そらる剛說的事。

「果然是笨蛋。」「才不是!!そらる大叔!」

「喂!你叫誰啊!!」「叫你啦!大叔!!!」

都幾歲了?兩人還這樣打鬧著?

...不玩了,まふまふ累了」「先停戰?」「行。」そらる一手把人拉了下來

「哇啊....!」まふ一個重心不穩,就往そらる身上跌去。再一次、感受到你那令人安心的溫度。

「そらるさん怎麼啦?怎麼今天好像小孩子似的?」そらる沒有回答,他靜靜的把頭埋在まふ的後頸。無賴的渴求著這人的所有。

そらる喜歡這種安心感覺、只要待在這人的身旁總覺得特別自在。

「そらるさん別弄啦,你弄得まふまふ很癢啊」

「總覺得你身上有股淡淡的蘋果味..

和那晚一模一樣。

「這不是當然?まふまふ剛洗完澡呀」「哦?」

一個翻身,そらる把まふ壓在身下。

「那..等等在一起去洗一次吧?」「...

要被吞了。明天又不能幫忙工作了。

「回答呢?」「...肯求そらるさん手下留情啊」

-

趕出來了_(:3 」∠)_作死暴斃_(:3 」∠)_

這是甜哦,久違的甜。

當中有一段劇情是取自於まふ的鏡花水月哦!

不知道這種劇情大家ㄘ不ㄘ哇_(:3 」∠)_

反正我無聊爆了一堆腦洞,準備來搞死自己的。

下篇的是還在想要先哪篇哇(●´ω`●)

大家想要甜、肉、虐,哪個先呢(●´ω`●)

希望有人可以給個意見,謝謝觀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うに
  • 好喜歡這篇呀呀啊啊啊!!!!! (非常好ㄘ#
    感謝餵食(*´ч ` *)
    喜歡鏡花水月那段,腦海中不知不覺就浮現まふ的歌聲qwq
    人魚まふ好可愛///表示想看///

    想先看虐→甜→肉 ((最好ㄘ的的擺後面www (喂!!!
    來偷偷的搭訕りんさん(。ӦvӦ)❤
    這裡是うに~
  • 謝謝喜歡啊啊啊!!!!!!有好ㄘ到就太好了!!!!
    感謝觀賞(*´∀`)~♥
    很喜歡那段的歌詞超有意境的嗚嗚嗚qqqqqq
    媽呀我也想看/////

    哦哦哦!!!!我努力生生看_(:3 」∠ )_
    うにさん你好,這裡是りん_(:3 」∠ )_歡迎搭訕!!!!

    りん 於 2015/09/28 15: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