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懂、自己出生於這個世上的意義------
繁華的都市裡,擾人的吵雜聲,來來往往的人們
被來自不同人的雙眼、注視著。
在他們世界中的自己又是什麼樣子?
まふ不敢篤定些什麼
同時。腦袋中不停的運轉著,思考著,想著。
人類之所以為什麼被創造出來,
まふ對此感到好奇
說不定這又只是上帝孤單了,
需要找個人來陪伴罷了。
寂寞之詞套用在誰身上都很適合--------
寒風陣陣吹來彷彿想要向誰訴苦些什麼似的空虛。但願這是一場夢,美夢。
即便這只是自己的妄想。
まふ沉沉的趴在桌子上睡去---
這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實。
眼眸緩緩的張開,
模糊的影像漸行漸遠的消失在眼前
明明記憶中那一個最重要的人。
如今,まふ連一聲名字都喊不出來。
一張白紙上,多了些橡皮擦屑。
被遺忘的又是什麼。
「------ --- ----」まふ看著遠方那人的嘴型
盡力的想要去看懂他在說些什麼,但卻連一個字都讀不出來。
「まふまふ聽不見吶」「…」
「---- -- ------ ---」まふ只看見了那人的嘴角勾起了一絲微笑。
下一秒、まふ這才看清了那人的樣貌
有如電影情般的上映在眼前「你..是誰…?」「我是你、まふまふ。」
相同的臉龐,一模一樣的聲音。
まふ討厭自己的懦弱,
如果能更加勇敢一點的話說不定..
也是有機會的吧?當然的這都不會是肯定句。
「不會後悔嗎..?」「我、」早就反悔了。
「讓你體會一下那個人的喜歡好了」まふ沒有明白這人所說的話
但下一個事實的衝擊,卻狠狠的撞進他的心頭。
這不是自己最想要的嗎?為什麼明明就站在自己面前了,卻如此困難呢..
「まふ,我喜歡你」心揪緊了
「そらるさん..」
清楚的知道這人並不是自己最想見到的人
可是擁有相同的一張臉啊-----就算只有聲音也好。
「まふ..?」まふ顫抖的伸出手,觸碰著這人的臉龐。好不真實的感覺啊,可是能做到這點份上是不是就應該滿足了..?
「そらるさん你知道嗎?まふまふ的這裡好痛好痛..」まふ指著自己的胸膛,痛得快被撕裂開了
儘管再怎麼的憧憬著你的身影,單戀就是單戀、一輩子都不會開花結果的。
生前。
まふ是そらる社團裡的學弟,因兩人對於音樂都有股熱忱又剛好坐隔壁
每天每天下來不是そらる低頭哼著歌時まふ盯著他看,再不然就是そらる在尋求靈感之時望著窗外看時まふ也跟著看。我想一般人不想發現都很難吧?想當然的そらる也是。
「我說啊まふくん,你怎麼不寫詞一直盯著我看做啥啊?」報告!作戰計畫被打亂被發現了!!!!!
被察覺到的まふ更是一陣手忙腳亂,急急忙忙的從抽屜裡拿出未完成的稿子
故作鎮定的看向そらる「ま、まふまふ在思考」「嗷,是嗎?」
報告!まふ的運作快失常了!!!!!!!!
「是的!そらるさん請專心做你的事吧!」「知道了,你安靜點」
そらる瞄了まふ一眼後,就悠悠然的戴上自己的耳機繼續靈活的動著筆、寫著。
啊啊啊,心臟要爆炸了!!!まふ不禁的在自己的小內心裡吶喊了一下。
相處的時間越久,對於你的那份喜歡更是加深----
其實まふ也不明白這是不是喜歡,從小就極少和人群有所接觸。
要他喜歡上女孩子什麼的更是不可能,但是從遇上そらる的那一刻起
まふ什麼事都不在乎了,要他喜歡上そらる這人也是可以的。
倒不如說是、從遇見那人直到徹底認識他起就愛上了。
“まふまふ------“可惜的是,そらる一輩子都不會這麼叫著自己的。
這只是自己在自己那美好的夢裡所幻想出來的,還真是可悲。
「そらるさん你不考慮找個女朋友什麼的嗎?」まふ隨手拿起放在そらる抽屜裡的一封封情書
都什麼年頭了?還有女生肯這樣寫啊,還真勇敢。
「壓根沒有。」「為什麼?女孩子難道不是甜甜的一種生物嗎?不喜歡?」
與其說是不喜歡「很麻煩。」
「還真是像そらるさん個性,但這樣女生們會傷心難過的哦」「…」
まふ哈哈哈的笑了之後,在紙上輕輕的寫下幾個字那是自己永遠都無法說出口的心意。喜歡你。
浸染了你的顏色,漸漸的被侵蝕---------
「那你呢?不考慮找嗎?」
そらる反過來的把問題轉向まふ。
這次該說些什麼?まふ把臉轉開
他不敢直視著眼前那人,總覺得眼神對上了
彷彿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會被看透。
「不必了,まふまふ現在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說是這麼說,但胸口那一陣陣的痛苦感
真的會使人窒息吶。
「不打算告白?」まふ搖搖頭
「是嗎...?」「是的!そらるさん我們別這麼沈重呀!換點話題來聊聊吧!」
能這樣待在你身旁也是種幸福,
與其失敗後的挫折感會讓自己痛苦不堪。
那倒不如維持現況還更為快樂對吧?
自欺欺人的說服著自己,
まふ感嘆著自己的悲哀、又能怪誰?
稍縱即逝的青春年華,時光不饒人的流逝------
在那一年後的まふ、逝去了。死於癌症。
好好把握當下,活在當下
這些詞彙對於まふ來說多麼的遙不可及,給予重生的機會嗎……?不用了。
就算回到過去和そらるさん表達自己的心意也只會讓自己被徹底的拒絕的吧?
「怎麼?還不後悔嗎?」那人說笑般的看著まふ
「我喜歡そらるさん同時也渴望著他。但我們是不可能的。」「哦!這麼堅定」
並非實體的幻象,這一切都是假的。まふ比誰都還清楚。
但他此時此刻卻想沉浸於這個そらる的懷抱之中------
「我來安慰你吧,反正你又不會有什麼損失」那人笑道著
引人沉迷、使人陶醉、讓人淪陷。一字一句都在勾引著自己。
「まふまふ-------」
啊啊...有如毒品般的誘人。
「嗯...」那瞳孔變得黯淡,又因什麼而出現在這
喜歡、喜歡著你。
早就不屬於那個世界裡的人了,
空有軀殼也是沒用的吧。
不是放棄些什麼,而是從一開始你就不曾給予我機會過。認清自己如此卑微的事實吧。
「喜歡你,そらるさん」「嗯,我知道的哦」
手心的溫度漸漸暖上心頭,
把遲遲無法說出口的心意藉此表達出來。
まふ閉上雙眼,他感覺的到那人的氣息漸漸的靠向自己
兩人之間、唇與唇重疊在一起。
那是まふ一輩子都得不到的東西,
或許他該心存感激的接受抑或是好好感謝眼前的這個人吧?
但まふ只要一想起そらる曾經看到兩個男人手牽手的畫面,而露出厭惡的表情時
心臟彷彿在下一秒就會停止般的疼痛、自己是不是也會那樣子的被唾棄呢?
「痛嗎…?」那人把手放在まふ心臟的正上方,露出了一抹微笑
「…」まふ沒有說些什麼,他輕輕的把頭靠在那人的肩膀上「まふまふ真的好喜歡そらるさん」
「喜歡到心臟快要爆炸似的跳動著呢」「為什麼そらるさん你就是不明白呢?」
就好像比如我拿著好多好多顆汽球,為了保護那些氣球不讓它們受傷或是破掉
而盡全力的用自己去保護著。結果到最後,我所想留下來的重要事物都一個個的離開了自己。
隨風飄去的氣球怎麼抓不回來,這就像是我對そらるさん你付出的再多,
到最後你終究不屬於我、還是去到了某一個人的身邊。
而那個人永遠都不會是我、你身旁的空位一直都不會是為我而等待的。
「我明白的」「騙人…そらるさん你一輩子都不會了解我多喜歡你的」
或許まふ已經分不出來眼前的そらる到底是真是假了------
他寧願相信這會是真的,自己生前沒能表達出來的心意藉由這樣傳達出來、不算壞事對吧。
人的生與死、是沒辦法掌控的。
穿越時空回到過去如此天馬行空的事,理所當然的不可能會發生在現實生活中。
但這是夢境沒錯吧。就算不是真正的そらるさん、能這樣親口說出已經足夠了啊…
「笨蛋…」「喂、笨蛋まふ你聽好了,我喜歡你。」
「恩…..!!!!」眼眶漸漸的泛紅,淚水不自覺間早已悄悄流了下來。
沒能好好把握當下就離開人世的你還有什麼來不及完成的心願嗎?
有人害怕著鬼,卻又有人說你沒做壞事就不必要去擔心那些事
但是那些眷戀於人間的靈魂,是為了什麼而停佇於此-------
是為了家人抑或是尚未開花結果的戀情、當然的まふ屬於後者。
該用責任感形容嗎?不怎麼說得過去呢….
是一種名為習慣的有形無體之物牽住了まふ,讓まふ有種放不下去的感覺。
「謝謝你了…..!」「時間差不多了呢,まふまふ該走了」
剎那間まふ嘴角微微的上揚,露出了笑容。
「一直以來謝謝照顧,有そらるさん在まふまふ的身邊真的很快樂!」
「有生之年能遇上そらるさん真的很幸福…..!」「そらるさん你可不要忘了まふまふ了哦」
將思念轉發為其他的動力,這麼一點的痛苦就不算什麼了
真相的背後、總是最令人痛徹心扉的。表面上的涵義也絕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那一堆堆的情書裡也包含著まふ的,正把隱藏已久的心意傳達給そらる時
卻毫無預警的奪走了少年的生命-----
純白的信封有如那白髮少年般的純淨。
「まふ那個笨蛋、我也喜歡著你啊」そらる在看完信封後,紅著臉笑道說著。
「明天去捉弄一下他好了,笨蛋」太陽東升西落,假如你無法預知明天的你是否還存在
那麼你在今天最想好好把握去做的事會是什麼?
倘若早已來不及,錯失了。那麼你最想守護的那個人又會是誰?
“そらるさん,無論你在哪何時何地。まふまふ都會一直惦記著你的。”
-
腦袋中明明跑出了好多想表達出來的意境qqqqqqq ((是說這次有很難懂ㄇqqqqq
可是一到電腦桌前,卻什麼也都打不出來哇ヾ(;゚;Д;゚;)ノ゙你懂那感覺嗎ヾ(;゚;Д;゚;)ノ゙
超難過的嗚嗚嗚嗚嗚qqqqqqqq((太太冷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