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等、等等...」
寂靜的空間裡,傳出了那最熟悉的聲音。
模糊的身影漸漸湧上,似曾相似的景象。我是不是又遺忘誰了呢------
而你又是誰,重要嗎?
「你是誰。」「我是誰很重要嗎?就算說了..」那一個少年轉過身來,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說是笑、卻帶著悲傷。
期限最多3天,3天後そらるさん都會忘掉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包括你、まふまふ。
突如期來的訊息一下子的打進腦袋中
「騙人..。」「怎麼會呢,不信。到時候你自己看。」
你是誰。我認識你。名字是。
一字一句,都彷彿之間是毫無交集的兩個陌生人。
まふ不想接受這事實,也不願意。
「真的不記得了嗎..」
「我們、曾經見過吧。」
你不用記著我。
無論在往後的未來,只要我一直一直惦記著你就好了。
「そらるさん,我是まふまふ」曾經與你相戀過的他。
倘若、與你相愛的人將被奪走重要的東西
那麼、你願意犧牲自己換取他的一切嗎-----
2.
無情的雨水打濕了衣服、眼睛止不住的滴下------
總讓人分不清是水亦或是淚。
「我喜歡你,可是你不喜歡我。」
「是這樣沒錯吧」
一句句諷刺著自己的話語從口中吐出。
心裡無窮的無奈感湧上心頭。
「誰叫我喜歡上了你、そらるさん。」
愛上了不該愛上的人。
「まふくん,你放棄吧」天月道。
「不要...」「為什麼不要」
因為我喜歡上他。
無可救藥的戀上了他的所有-------
從小就清楚的明白著自己和其他人不太一樣
我不喜歡女生,這讓我覺得很恐怖
相反的是,我喜歡男生。
我知道這是不對的可是有罪嗎.....?
そらるさん性向正常,
所以不會喜歡自己這事也是知道的。
「まふくん....」「天月くん、」
「至少讓我還擁有喜歡他的那份資格。」
即便一輩子與你都不會交錯。
3.
有人說你的思念可以傳達給遠方,
你正在思想的他。
「你現在過得好嗎?」
まふ將身子靠在那冰冷的物體上----
為什麼你就是不陪我了呢、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現在好想你啊」
眷戀著你的笑容,愛戀著你的一切
彷彿這一切都是一輩子可以守護下去的。
「現在的你,在那邊。過得好嗎?」
人的生死無法掌握------
一場意外來得令人措手不及。
まふ雙膝跪在地上,臉上溫熱的液體流了下來
失去的是什麼....まふ不想去明白
他只知道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他、消逝了。
幸虧身邊還有著天月,
才沒讓まふ一直待在那低潮裡。
盡自己所能的去幫助他,天月也很清楚的知道
そらる要是看到まふ這個樣子肯定會心疼的。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現在是笑著的哦」
「垂頭喪氣的樣子不會在出現了!」
「所以啊,そらるさん你在那邊也要快樂哦...」
那湛藍的天空,染上了你的顏色。
4.
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並非都出自於真心。
你相信生命中會有真愛嗎。
所謂的永遠、真正的定義又是什麼----
「我們分手吧」「膩了嗎....?」
そらる並沒有回答。
他變心喜歡上其他女生這是事實,
他對眼前的戀人不再有當初的感覺也是事實。
「そらるさん真的好殘忍啊」
「這種話輕易的說出口,很傷人吶」
まふ緊握著手中的手機,
螢幕上閃出一條又一條的訊息。
今天是什麼日子......?你忘了吧?
「そらるさん和我在一起、不快樂嗎」
「如果我從你眼前消失、你會更幸福嗎」
まふ有如自嘲般的說著。
「抱歉」不是的。
是我不好,是我沒有那個能力讓你留在我身邊
「嗯,そらるさん要幸福哦。」
真希望自己沒有出生在這世上------
生日夜裡提分手、這又算什麼。
5.
狂風暴雨,奏起。
有人喜歡談場刺激的愛情、享受在其中
兩個性格不同的人遇見了又會擦出什麼火花-----
まふ從不認為自己喜歡被打,但是他卻覺得舒服
被虐狂嗎...?也不是不無可能。
碰上性格冷淡的そらる,
又時不時愛欺負別人的這種壞心眼
倒是讓まふ起了很大的興趣。
「這裡...そらるさん不試試看嗎?」
まふ毫無在乎的壓倒自己的姿態
他懂得怎麼去討好一個人,所以他也盡可能的去討好眼前的男人。
當然的そらる也不是當假的。
表情從剛剛開始就沒有變化啊....
不喜歡嗎?難道這樣太做作了嗎?
「雖然我認為你看起來喜歡別人溫柔的對待你。
可是比起那樣,我更想要這麼做。」
そらる狠狠的在まふ白皙的肩上留下齒痕
「啊啊...好痛..,還真咬啊」
「討厭嗎?」不討厭、喜歡至極。
6.
也許我認為我可以對你付出真心
一心一意只為了你。
想不到、我卻輸給了自己。
「為什麼騙我」まふ低頭不語著。
前幾天そらる去了家族旅行
まふ也不能說想跟去什麼之類的任性之話
就只好乖乖的待在自家裡面。
一天、兩天、....
要到第幾天才能在看到そらるさん啊....。
まふ承認自己害怕寂寞,那種感覺很討厭
生理上的需求很少會自己來
通常都是そらる刻意的挑逗著自己後就順理成章的進行下去。
那現在呢?まふ也不是非得那人不可
如果有人現在可以擁抱自己的話,
自己絕對會毫不猶豫的貼上去。
感受人體的溫度,那對まふ來說很令人感到安心
「喂...現在過來,可以嗎?」
從電話那頭傳來了非そらる的聲音
「現在?」「對...我想要你抱我,不行嗎?」
まふ刻意把自己的聲音用的可愛、惹人憐愛。
「好,當然可以。還有..你別忘了----」
「除了他、我也是最愛你的」
語畢後,まふ就把通話掛斷。
自己在做什麼、自己清楚的很
寂寞時尋求別人來安慰自己
這算不了什麼的吧?
『叮咚----』
「你來啦」「不期待嗎?まふ」
「期待哦,我很高興。」
那男人溫暖的掌心拂過まふ的身體
「嗯...好癢..」「讓我們來做些更舒服的事情吧」
寂寞侵蝕掉了自己------
「所以你和其他人上床了,對吧」
まふ不否認。
「我以為你對我的告白是真心的」
是啊是啊,我確實喜歡著你。
「我想我們或許不適合」
自己一手造成的。
孤單讓自己害怕、寂寞讓自己討厭、空虛讓自己畏懼
或許我沒有想像中的堅強。
7.
「請和我交往....!」
まふ彎下腰,漲紅著臉把信給遞了出去。
這年頭還有人手寫信告白啊?
そらる不自禁的笑了出來。
這一笑、
倒是讓某人的心臟又再度的承受了一擊。
看到まふ的反應任何人都會覺得很有趣
當然そらる也不例外。
既然有意思,何不嘗試看看呢?
沒有一絲猶豫的------
「我們交往吧。まふ。」
そらる走向前把從剛才開始身體就不自然僵硬的人的臉給抬了起來。
哇,這可真紅。少女情懷嗎?
說不定真的行得通.....?大概吧..。
「那、那請そらるさん多多指教....!!」
「請多多指教哦」
過沒幾天學校就傳出交往的事情
そらる不意外,倒是身邊那隻白毛緊張的跟什麼一樣。一下子東跑跑西跑跑的不知道在幹些什麼。「怎、怎麼辦!!被知道了!!!」
「知道了又怎麼樣」「欸...可是..」
這事是そらる故意傳出去的。
「交、」
「你真的認為我說和你交往這事,會是真的嗎」
まふ愣住了。
他不知道自己該回說些什麼
因為他知道,そらるさん在學校人氣高得很
怎麼可能會沒有女生和他告白呢
比起男生,果然是喜歡女生的吧。
「我知道....」「知道什麼」
我知道、そらるさん是不會喜歡上人的。
玩女生玩到最後膩了------
剛好又遇到自己好死不死的告白,
所以就順理成章的把自己當成下一個玩具了吧。
「啊!找到了」「你怎麼來了..」
「そらる我們去玩吧,去哪都行!上次是我不對你就原諒我了吧~吶,好嗎?」
まふ只見那女生用胸部不停蹭著そらる的手臂
そらる也沒有露出厭惡的表情、倒樂得很。
「啊啊...那個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用了最爛的藉口逃離了那煩躁的氣氛中
對現況來說在適合不過了。
「怪誰....」
是我喜歡上了讓人欲罷不能卻又會滿身是傷的甜。
8.
如果可以,請讓我討厭你。
「まふくん你肯定是被利用了啦!!」
天月站在一旁說著,
まふ則是手裡抱著一堆各式各樣的零食
「まふくん!!!!」
「天月くん你放心啦,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
「啊!找到了...!」
下課時間,福利社裡滿滿的人
「回來啦」「喂!拿去」「謝啦!」
まふ放完手中的零食就打算離去
「跑腿的,謝啦」「他、」
天月正要反駁時就被まふ給拉了下來
這對まふ來說不算什麼,
能藉由這樣看上そらる一眼也是滿足。
「不會..」
「這樣你開心嗎?」まふ搖搖頭。
「那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他。」
自己的友人蠢的跟什麼一樣,天月當然會想幫助
「你、」「天月くん..」
誰叫我討厭不了他。
9.
觸手可得的愛情是不是會變得毫無價值可言。
廉價的愛是不是可以隨手丟棄。
愛情這東西令人看不清也摸不透------
そらる察覺到了,這幾天まふ的不對勁。
平時都愛粘著自己不放的人,
進幾天居然都說要外出借住友人家....
很奇怪啊、他吃錯藥了嗎?
「そらるさん...你喜歡まふまふ嗎?」
「我、」「為什麼要遲疑呢?」
まふ像是質問犯人般的詢問著。
「你又在動什麼歪腦筋了」
「先回答我,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聽那口氣不像是玩笑,
但要他開口說喜歡什麼的也太羞恥了吧。
「有這麼難回答嗎?」
「我很喜歡そらるさん」
「可是そらるさん似乎不是如此。」
心思細膩的人總是愛亂想------
但事實總不是想的那樣。
「我....喜、」喜歡你,まふまふ我喜歡你。
想的容易、說的難。
「夠了。」
「そらるさん你真的懂得什麼是喜歡嗎?」
「我希望你在往後也可以喜歡一個人,喜歡到痛苦的程度呢。」そらる不明白まふ說這話的意思
他卻知道、喜歡一個人。喜歡到痛苦的程度。
是他沒有好好把握住------
才讓まふ離開的。
まふ也受夠了被冷淡的那種感覺
與其兩人都不快樂、那倒不如------
讓他自由、讓自己釋懷。
10.
「好痛....」まふ摸著自己手上的疤痕
輕微的是瘀青再嚴重點甚至是直接流血。
まふ原以為そらる病情會好轉,
想不到這幾天開始更為嚴重。
只要そらる心情一不穩定就會對まふ拳打腳踢
まふ也是吞了下來,沒有說些什麼
身心受足了極大的壓力------
這讓自己的身體也出了問題。
「對不起...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已經累了」
最好的方法就是把そらる送到精神病院
可是そらる說過他不喜歡那裡,所以まふ才會陪在他身邊照顧他。
可是現在已經不行了------
在這樣下去,只會更痛苦罷了。
「そらるさん...你要快點好轉哦」
「這樣我們才能永遠在一起」
隔天,院方也來把そらる給接走
まふ料想不到的是這會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
「欸....?你說什麼?」
「他跳樓身亡了。」
什麼意思......
「不會的....!我明明有叫他乖乖等我的」
「他上次趁我們不注意時,偷偷打開窗戶..」
「然後就..」
まふ雖然氣憤,但他氣的是自己沒能好好陪在そらる的身旁。做這決定的是自己------
要怪就怪我,都是我的錯
そらるさん,對不起。我沒能保護好你。
一時的錯誤判斷、從此天人永隔。
-
嘗試寫了10個小短篇嗷嗷(´・ω・`)
我不知道我在打什麼啦,不要打我((ㄍ##
然後啊(´・ω・`)最近有個從國文課本上找到的靈感,自己很喜歡那個題材(´・ω・`)
所以那個可能會慢慢打,想要打出一個比較好的感覺(´・ω・`)等我吧((沒人啦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りん 的頭像
りん

黑與白,相互交錯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