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覆一日,年覆一年。
早已習慣自己睡的まふ,
將身子蜷曲在被窩裡感受那寒冬入夜的冰冷,手機過於刺眼的光線讓まふ有些不適的眨了眨眼,直到那溫熱的液體從臉頰劃過之時,他悶住聲,淚珠彷彿斷了線、一顆又一顆地落下。
幾年來有個習慣是まふ不曾改變的,每晚睡前他都會打電話,將思念傳達給遠方的戀人。
一如既往,點了通話記錄中的第一位,接著、撥出。
頓了頓,まふ隨後開了口,「そらるさん...」
「你今天過得好嗎?有沒有想我...」有沒有睡好、吃好、穿好?天氣轉涼了,身體可不要著涼了哦。
哪字哪句不想破口而出,
但再多的話語まふ還是選擇吞了下去,他明白、這人不會讓自己擔心的。
所以,他才一直相信著。

り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